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又见彼岸花开完结版小说 玉佩于风免费阅读章节列表最新章节

又见彼岸花开完结版小说 玉佩于风免费阅读章节列表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20-07-31 19:33:12    编辑:绮瑞
又见彼岸花开

曼陀罗拉新书《又见彼岸花开》由曼陀罗拉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佩于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我是你体内的玉佩,以后叫我法佬就行。”那种空灵加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作者:曼陀罗拉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又见彼岸花开》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又见彼岸花开》由曼陀罗拉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佩于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原来是他,在英皇国际娱乐会所,他犀利的眼神,犹如神印,强烈而决绝,从未有过的危机感油然而生。似曾相识的面孔,却又不是从前。“于清风 ...

《又见彼岸花开》 第七章 高丽告密

原来是他,在英皇国际娱乐会所,他犀利的眼神,犹如神印,强烈而决绝,从未有过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似曾相识的面孔,却又不是从前。

“于清风”

对,就是他,难怪第一次看见他时我那难以抑制的情绪,妈的,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几个世纪过去了,我苟且偷生的活着,为的就是这天。但世事轮回,按理推算就是李清风的儿子也该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们又没有不死之身,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奥秘?无论什么吧,重点是于清风的后代,妈的,必死无疑。

我清楚的记得,母亲高小怯,和于清风在一起不满一年,却为他守了三世纪,痛了三世纪,遍体鳞伤的母亲最后在圣母面前了结了自己的生命。可气的是他认识母亲在先,却和母亲的堂妹张素媚你依我浓,视母亲的痛苦于不顾,风流倜傥的赛过神仙。此等无情无义之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玛雅族和曼陀罗族本身就是不相容的,为此玛雅族和曼陀罗拉的族再一次大开杀戒,一直到现在玛雅族和曼陀罗拉族虽然和解,但心灵上都有着过去的封印。玛雅族成为曼陀罗拉族里面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于清风是玛雅族的族长,那么于风不就是玛雅族的直系后代了,也就是羽神蛇的传人。这么多年我东奔西跑的就是想手杀了于清风,灭了玛雅族,为母亲报仇。

于风和于清风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们都名花有主了,哥们我还是光棍一条呢,听的我都心窄啊。”

“耗子,我看张雨彤那妞就不错有进一步发展的潜力。”

“我靠,你杀了我吧,就我这小身板,我可招教不住,王飞还不废了我,我家老子也得废了我。”

于风看得出来,耗子哪里是不想找啊,分明就是不敢找,这种商业家族的孩子,婚姻也多是商业需要的合婚,自己根本就没有自由恋爱的权力,耗子顶天也就嘴上小小的满足下下,他也不想耽误人家小姑娘。

“张雨彤、王飞……”难道是曼陀罗族的人,顺着声音的方面高丽看了过去。

“是他,于风。”

高丽躲到树的后面,不多一会刘浩和于风便各分东西。刘浩走后,高丽从树的另一个方向,假装和于风巧遇。果不如其然,于风和于清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走路的一前一后,一颦一笑,万分相近。对,玛雅族人左胳膊上面都有羽神蛇的雕像,高丽刻意的扫了于风的胳膊。妈的,为扫到胳膊到见到于风那双犀利的脸。

“腾……”于风身体内的玉佩跳了两下,原来是她。

两人擦肩而过,于风不确定此人居心为何,人在江湖混,还是低调点好,必要时候舞起咱的双节棍,否则,头上老挨刀。于风微微催动自己身体内的能量,有了上次和吴宇他们荒郊野外的教训,自己还是低调点保险,如果眼前这个人真是曼陀罗的族人,过早的暴漏自己的身份是有点不明智。目光接触于风体内一股力量“噌噌”的往胳膊上面蹿,于风更加确定此人是曼陀罗的族人,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吸血鬼,看来上次英皇国际娱乐会所的人命事件,真的是这家伙干的。我去,法佬教的内家拳真不是盖的,那股力量还是回去了些,不至于爆发出来。

一百来米开外,于风稍微松懈了下,“噌”一束光顺着羽神蛇的模型喷发出来。

我靠,还能不能行,于风猛然回头,一黑影从树梢一头移过,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奸笑,不错,这人正式高丽。草,身份暴漏了。

这妞儿玩什么呢,一而三,再而三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玉佩接二连三的报警,事情绝不是表现出来这么简单,到底是什么。她是曼陀罗的族人,故意跟踪我,曼陀罗族人,跟踪我。对,莫一,莫非莫一要出事了。

于风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天朝圣母,金碧辉煌的大厅,妖艳女王坐在王座上,朝臣的都是都是些极其妖媚的女子分别穿着紫、蓝、红、粉、绿、黑、金、白的衣服,黑色衣服里面就有刚才这妞儿,大厅的中央放着一超大型的水球,水球的中央燃着熊熊烈火,而莫一就在里面,痛苦挣扎着。

不,不要,这一定不是现实,我一定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于风似乎已经觉察到这就是未来的某一天,只是他不想去承认眼前的这个事实。

“法佬,法佬。”

“臭小子,还没到练习功夫的时间呢。”

“法佬,玛雅族有预测未来的能力,预测的准吗?预测出来的事实可以变动吗??预测出来是成定局的吗?”

“晕,我以为么事呢,搞得这么声势浩大。根据我的经验,只要是预测出来的事情迄今为止都是百分百发生的,无一例外。”

“靠,还有改变的余地吗,假如说预测到人类要灭亡了,我们可以去改变吗。”

“额,宇宙大爆炸在族长那会就预测到了,只是时间还没到呢,那谁知道能否抵挡的住,不过,于风,一般预测到的事情已是定居,就没回旋的余地了。”

“好吧。”于风瞬间感觉到莫大的失落。

“哎,又是一场浩劫,孽缘啊,这次肯定比当年来的猛烈,改变现实的方法倒是有一法,只是太残忍了,到时候再说吧。于风不要怪我这个糟老头什么都不说,族命难违,我也是没办法。”法佬喝着酒,老泪纵横的想着。

今晚于风练习的格外认真,以每秒一次的频率摔出去,或许这种实实在在的疼痛让于风心里会好受点,殊不知这起不到任何回旋改变的余地。

于风这个小王八蛋果然是玛雅族的族人,而且和于清风长的那么相似,妈的,一定是他的孽种。外人不知道,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就凭于风是玛雅族人,张莫一是曼陀罗人,就足以让那个妖女的女儿张莫一受尽酷刑。曼陀罗族是严禁和玛雅族人有私情的。别怪姐姐我对你薄情寡义,喜欢谁不好偏偏去喜欢玛雅族人,还和于风有一腿,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等我告诉了圣母之后,看你们还得瑟什么。

高丽以火山喷发的速度朝着天朝王母的方向移去。

天露就是在天朝圣母的那个方向,高丽不需要走太长的路,这不,前方就是天朝圣母厅堂。

高丽虽说是在天朝圣母院和其他曼陀罗的小孩子一起长大的,但是天朝圣母厅还是没见过,天朝圣母厅呈不规则的六方体型,金碧辉煌象征着权势的威望,圣母坐在厅前王座上面,曼陀罗原先是一种花,在圣母的带领下,经过岁月的变迁,演变成了一个部落,却仍然保留着他们原汁原味的面貌,朝臣的分为八系,分别为黑色曼陀罗、紫色曼陀罗、粉色曼陀罗、绿色曼陀罗、蓝色曼陀罗、金色曼陀罗、白色曼陀罗、红色曼陀罗。他们分别是由这八种曼陀罗发演变而来的,其中黑色曼陀罗的权威最大,红色的最小。厅堂中央放着一个水晶球,至真至美,里面却有着最残忍的酷刑,当然这也是曼陀罗族了解外面世界的途径。

“下跪者何人。”

“高小怯之女高丽。”一阵骚动之后,厅堂格外的安静。高小怯之死,连带着张素娥之事,可以说是曼陀罗族史上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圣母对此事一直忌讳不已,当年圣母最喜欢的爱女素娥和玛雅族人恋爱这都不为过,毕竟那时候还没有明文规定,谁知之后才发现素娥爱上的竟是高小怯未公开的玛雅族的族长。随着高小怯的自残,爆发的曼陀罗族和玛雅族之间的战争也成了必然。两族达成了协议,两族人之间不能再恋爱,玛雅族也与曼陀罗达成了纸质的誓言,其中也有小小的诅咒。

“高丽,起来说话。”

“这次我独自前往天朝石桥去吸收天露,意外了发现张素娥的之女张莫一,当然这些都是无关紧要,她和其他三个曼陀罗族人在一起在一所学校永久的上学。他和一个玛雅族人走得很近,据我进一步调查,那男生叫于风,是玛雅族直属后代,张莫一和于风是男女朋友关系,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圣母您可以回放一下今天上午他们在做什么。”

“白陀,你去下面看下这是否属实;黑陀打开水晶求,回放今天上午,张莫一在做什么。”

“是,圣母。”

水晶球显示的是某学校的林荫道,张莫一和一个高挑的男子抱在一起,你依我浓的甜言蜜语,男子面貌看不清楚,但胳膊上面的羽神蛇的光芒却万分耀眼,这是直属后代专属的光芒,很可能这男子就是下一届玛雅族的族长。

“回圣母,此事和高丽说的一样,千真万确。”

张莫一,张素娥,血债我要让你们血偿,妈的,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高丽看了下母亲的亲信们。

“张莫一明知故犯,完全没有把您的指令放在心上,更重要的是让玛雅族那边人觉得曼陀罗族没骨气,上次张素娥让我们颜面扫地,这便是前车之鉴,圣母,我们是时候清理门户了。”亲信说。

“圣母”全场都跪下了。

素娥,妈对不住了。

“紫陀,即刻出发,抓张莫一回曼陀罗族。”

又见彼岸花开
曼陀罗拉/著| 玄幻| 已完结
曼陀罗拉新书《又见彼岸花开》由曼陀罗拉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佩于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我是你体内的玉佩,以后叫我法佬就行。”那种空灵加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