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又见彼岸花开》主角玉佩于风全文试读完本

《又见彼岸花开》主角玉佩于风全文试读完本

发表时间:2020-07-31 19:33:02    编辑:卧钩
又见彼岸花开

曼陀罗拉新书《又见彼岸花开》由曼陀罗拉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佩于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我是你体内的玉佩,以后叫我法佬就行。”那种空灵加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作者:曼陀罗拉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又见彼岸花开》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又见彼岸花开》是曼陀罗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玉佩于风,书中主要讲述了:“滴答滴答……”古铜色的钟表挂在一处明显有裂纹的墙上,窗外的阳光,射进昏黑的小屋,陈旧的书桌,加把松木椅子,颇有几十年代的中国风。 ...

《又见彼岸花开》 第一章 破晓物语

“滴答滴答……”古铜色的钟表挂在一处明显有裂纹的墙上,窗外的阳光,射进昏黑的小屋,陈旧的书桌,加把松木椅子,颇有几十年代的中国风。

床上半睡着的于风,翻个身,半眯的眼睛,再次陷入昏睡。

哐当,于风猛的坐了起来,立定神凝的再次看了下眼前的那张苦瓜脸的大黄表,“纳尼,有没有搞错,你怎么可以八点了呢。”我靠啊,完了完了,大学第一天开学,就树立个迟到旷课的坏学生形象,一旦被老是发现,那么……

我丫的以后旷课多他妈不方便啊。

一分钟过去之后,于风已经出现在小区的门口,名义上也有模有样的名其曰小区,实则是本市最最差劲的小区,放眼望去,惨不忍睹,一股恶臭如股热潮从四面八方袭击过来,于风对这丫的都淡定了。

整个暑假于风十一点之前就没起来过,这家伙为了今天早上八点准时到校报到,昨天就睡了一天,可是,于风越想越悲催,蛋疼的生物钟啊,于风一边小跑,一边想着如何开脱。

“我靠。”于风一声惨叫,旋即一个人仰马翻,随后一股恶臭,如日中天,直插鼻锋,“又中了。”

地上的那一坨,早已被自己塑造的稀巴烂,于风狠狠的瞪着那陀,就要哭了,苍天呐,大地啊,不带你们这么玩的。妈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屎运,老子差点没被熏死。

于风刚准备站立起来,刷刷,玛莎拉蒂和宝马两辆跑车疾驰而过,爽朗的笑声在于风的心头用力一击。

今天是大学的第一天,新的开始,一定要变强,浪子回头金不换,于风狠狠下了决心,别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了,金钱、权势、地位、美貌,全滚蛋,我于风就是未来的尊霸,老子受够了。

于风朝天怒吼一声,可是脚丫子上还有狗屎呢,于风瞬间备受打击,好似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我勒个去,不管了,先到学校,熏死他们。

江X大学,于风蹑手蹑脚的走到教室门前,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忒嗨皮,如果从后门溜进教室,那么人不知鬼不觉,可悲的是后门关的那叫个紧,任凭于风在门外拳脚相加的狂揍,不过动作还算是轻柔,这家伙被导员发现,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就悲剧了。

五分钟的拳脚相加没有丝毫的反应,于风淡定的放弃了,还是走前门吧。

教室里面,导员的鼓动下,学生陆续开始自我介绍,于风感叹着这种冠冕堂皇的班会固定模式,又顺带着给导员示意了一下,便走到最后一排靠墙的那个角落里,这一走引来哗的一声,一阵骚动,虽说穿的破,也不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吧。

“我叫张莫一……”一种天外之音,如银铃般清脆,甜美、娇气,温柔的要酥掉了,各种的想入非非。

猛地回过头来,于风像是做了个梦,走到了最后一排,此时张莫一恰巧自我介绍完了,莫一朝后门旁边的那三个家伙笑了一下,然后坐在一个帅气的男生旁边,他们四人身上都带着一股诱人的魅力。

“那位新生,该你自我介绍了。”导员是位中年妇女,操着一口四川口音,看着于风。

太过专注的注意那四个货,以至于于风并没有注意到导员在叫自己,直到那四个货扫过目光,于风才恍然大悟,“那啥,我是于风。”

“好,听了同学们的自我介绍,真是群英荟萃,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导员越说越是带劲,到后面已经是手舞足蹈了,看来是激动了,于风在下面狂汗,这导员太能装逼了。

午餐的食堂人来人往的,于风随便找了个座位,准备吃饭,刚刚把一口白米饭放进嘴里,于风周身一阵冷,旋即便看到张莫一他们四人走过,于风感觉到整个食堂瞬间就安静了很多,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眼前的这四个特立独行的人。

举手投足间,张莫一他们四人都彬彬有礼,四人有个习惯,从不当着其他人的面吃饭,总是在固定的靠窗的位置,他们只是简简单单的在聊天或是吃些水果,不喜欢交朋友,只是他们四人天天在一起,不和别人玩,也不许别人进入自己的生活。

“那小子看起来很特别,他身上有种特别的味道,那种味道很诱人。”其中一男看着于风,眼神中露出一丝野性的兽性。

“你想干什么,不要给我找事,咱们家族本身就和人类有很大的区别,别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破坏我们大家精心维持的这种关系。”另一男猛力的瞪了一眼,身形彪悍之极,旋即面目狰狞的看向于风。

丫的,看来是真的走了狗屎运了,一来大学就摊上这么一群货,之后的日子可怎么混呢,于风心中顿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敌对,这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他们四个人身上蔓延出的危机感是不可言喻的。

“我靠啊,你以为是谁,这么嚣张。”于风不屑的在自己心里嘀咕了一句。

于风简单的在校园溜达了会,熟悉下环境,两点左右便浑噩的又去上课,虽说没有午休的习惯,今天于风格外的有睡意,前脚坐下,便趴在桌上睡了起来,于风故意把嘴型张的好大,知道自己的鼾声如雷,这家伙吓死人自己岂不是暴漏目标了。

眼前一阵眩晕,于风进入梦境。

“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于风差一点就要走到讲台上捶胸顿足的发泄一番,来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豆大的的汗珠顺脸颊滚落下来,这种天降的尤物,是好还是坏呢,于风知道这一天肯定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突然,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只能我知玉佩知。

刷,又是一大股的声音,夹杂着各色各样的回忆,通过玉佩向于风体内灌输进去,包括力量、家族等等。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于风似乎经历了世间的沧桑,最后玉佩消失在自己的体内与自己合二为一,于风胳膊上出现了一道蛇形的纹身。

这却是另一种权威性的象征——玛雅人羽神蛇。

“是我,你体内的玉佩,以后叫我法佬就行。”那种空灵加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于风后背冷汗狂冒,一顿一顿的坐了下去,仔细看的话,于风的两条腿早已狂抖不已,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哥们在练迪斯科呢。

在缓解了半分钟后,于风破口大骂“我靠啊,我说你说话就说话吧,装什么深沉啊,得亏哥的定力十足,差点以为被什么鬼怪附身,我那可怜的小心脏啊。”于风一边说一边不忘叫苦。

“于风啊,是这样子的,玛雅族祖先在玛雅族成立的初期的时候就制定了这样一个规定,让资质深厚的法佬在直系后代潜意识中去指导他们,以应对某些特殊时期,在此之前我一直活在你的潜意识当中,这也是你之前每隔一段时间就做一个相同的梦的原因。”

原来是这么回事,法佬老兄,这家伙可害惨我了,还以为自己中了什么邪了,天天做同一个梦,真有点恐怖片的感觉,这小子也真能沉得住气啊,于风邪恶的想的。

“哈哈”于风还在肆无忌惮的想着,一下子被这爽朗的笑声打住了,还是老实点吧,这哥们可是什么都听的见的,于风顿时觉得很尴尬,背后说人家还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危机情况下叫我就行了,你小子体格太差,必须锻炼了,从今天开始,进入体格训练。没问题吧于风,好了,不跟你小子扯了。”法佬依旧用着那种深沉的声音说着。

于风哦了一声,还沉浸在云里雾里的,怎么突然自己就成了玛雅族的权威性人物,自己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走在回去的路上,天空已经灰暗下了,张莫一开着玛莎拉蒂红色跑车,另外一位开着宝马i8,在校园中疾驰而过,好熟悉的车,于风眼前猛地闪过自己踩狗屎时的那两辆车,原来是他们。

他们四个人的行踪一直都这么诡秘,大家大多只知道他们是帅哥美女,于风呆呆的望着前面,直觉告诉于风,他们四个绝不是一般的货。于风突然感觉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危机感。

“于风。”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于风耳边响起。

我靠啊,老兄咱能别大半夜出来吓人不,我去,我那脆弱的小心脏,丫的都有阴影了,法佬,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呢啊。

“咳咳,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今天晚上开始每天都联系祖先为你们这些直系后代制定的防身术,虽说是防身术,学会之后你将在客观方面事事顺心,但是主观方面若是你自己的决定就无法左右了。”

法佬接着说,“十八岁是修炼的黄金阶段,直系后代会有先天性的优势,比别人容易接受而且成功率极大,半年之内你会学会所有的课程,只是不能熟能生巧,你需要花费毕生的时间去熟悉并达到运用自如,一年之后你将成为全新的自己,不过这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我去,什么叫看我自己的造化,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于风可是全才哦。

“今天晚上就开始,你练就是羽神蛇神功,开始学习的就是学最基本的步伐,此步伐分为上下两套,前一套是联系内家拳法,后一套是外家拳法内外家拳法相结合的基础之上,你的身体体质便可以达到练习羽神蛇神功的标准,不出三个月羽蛇神功,便可练就成功,内气入骨,骨、筋、髓全身精气神充沛而神化之功过,超凡脱俗,达到六力合一,时代尊霸。”

于风躺在床上,现在自己似乎在另一个时空,是个空旷的场地,很适合练习功夫,于风照着意识形态中的人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动作,虽然有点鬼扯的成分,也许是潜意识里面时空变了,所以原本在现实中及其难做的动作,在现在这个时空变得很容易,现在我们开始学习内家拳法。

内家拳它是以意导气,练的是易筋,宁可筋长一寸,不练肉厚三尺,通过锻炼把肌腱抽开,收放迅速,抽得长,放的远,打击力大,于风,每天练习前先站桩三个小时,拉开后肩部会有一个窝,三体式拉筋。

集中精神,全神贯注,注意力集中在你的意识模糊当中,三小时之后练习缩筋,从脑海到足跟、脑海到掌跟、脑海到尾椎等十二大主筋及附属的筋膜全方位的拉伸,将周身的零散的内力聚于丹田,外在内力内敛,就像无武之人,以后你就和眼前的这位高手练习。

“砰砰砰”于风听见自己体内的筋骨拉伸的声音,脆耳的声音伴随的是剧烈的疼痛,如果真的哭喊出来,这一辈子的男人气概可就毁于一旦了,法佬虽说是意识中的,让别人看见毕竟丢人。这可真是意志力、耐心、勇气的考验。

一晚上终于过去了,于风意外的是早上自己的精力依旧是这么旺盛挥下胳膊,这种满是力量的感觉的很爽,没想到法佬这么有前途,早知道这样,当初上高三的时候,遇见法佬也不用自己开夜车,还不带困呢,一种相见恨晚的冲动。一路小跑到学校放在平时早上气不接下气了,现在很轻松。

于风径直的走到班级门口,恰巧上课的零声响了,密密麻麻的座位下只剩下靠窗的一个位置,于风走过去。

怎么是她。

又见彼岸花开
曼陀罗拉/著| 玄幻| 已完结
曼陀罗拉新书《又见彼岸花开》由曼陀罗拉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佩于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我是你体内的玉佩,以后叫我法佬就行。”那种空灵加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