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军妻难撩
重生军妻难撩

重生军妻难撩 黯奴 著

完结 丛林殷红

更新时间:2020-04-08 02:27:51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黯奴原创的言情小说《重生军妻难撩》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丛林殷红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女兵逐渐成长为军中之王并且压倒上官的故事。一场泪和着鲜血的战斗,文艺女兵元锦西重生为一名女婴。同样的姓名不同的身份,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当兵,当可以保护战友持枪杀敌的军中之王。可这位亓姓话唠是怎么回事?你别以为是我最好哥们的小叔我就不敢揍你!亓姓话唠:来来来,别客气,赶紧压我吧,压我吧,压我……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流氓气十足的军人目光在大厅里扫一圈,轻飘飘扫元锦西一眼后落到亓成身上。

他手插裤兜,懒洋洋的走过来。

抬脚踢亓成一下,“臭小子挺厉害,大过年的还敢惹事你是不想活到明年了是吧?”

别看这人流里流气不招人喜欢,可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是时下最流行的慵懒中带着些许无赖的低音炮。

被人踢了正打算发飙的亓成一看来人,立时露出讨好的笑,“小叔,您可算来了。有您在,我能长命百岁”。

“甭给我扯没用的,回家老实跟你爸妈交代情况,别让我亲自跟他们说”,他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敲敲盒底,从弹出的几支烟中叼出一支,含糊的说道:“几个人啊?我车就能坐两个,其他的都得蹲外头”。

亓成撇撇嘴,“您说您出来接人还开皮卡,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不出预料的又挨了一脚,小叔把烟和打火机都扔给亓成,“出去再抽”。

说完,他叼着烟吊儿郎当的去找民警说话去了。

不过几分钟事情便解决了,对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即便他们受伤严重,也只能默默吞下这口气。

从警局出来,看到亓成小叔的皮卡,几个人特默契的爬进后斗,亓成还弯腰对元锦西道:“老大,你跟我小叔坐前面,后面风大”。

与军装都不正经穿的人坐在车里,其实元锦西更愿意跟朋友们去后面吹风。

可就在她准备爬车的时候,小叔已经把副驾的门打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还挑衅似的轻笑了一声,“大成子他老大,敢不敢坐上来?”

谁不敢谁是孙子!

元锦西钻进副驾,“嘭”的一声带上车门。

正准备给贺锦东打电话告诉他别来接她呢,亓成的小叔整个人朝她压过来,她反应奇快直接抓住他的胳膊反剪到背后。

得亏她力气小,若是换个力气大的人做这个动作,他的胳膊说不定会脱臼。

“哎哎哎,叫你一声老大还真以为自己是黑社会的怎么着?给你系个安全带还有生命危险啊!我警告你,再不松手我可不客气了!”

他语速很快,说完都没给元锦西反应的时间直接一抖胳膊,也没觉得他用多大力气,便轻轻巧巧的从元锦西手里挣脱。

元锦西微微凝眉,心道这人看上去吊儿郎当挺没品身手倒不错,自己绝壁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她都做好对方会还击的准备了,谁知这人只是活动活动肩膀,斜看她一眼,也不纠结安全带了,发动车子像一阵风似的冲出去。

这可苦了蹲车斗里的兄弟,有两个差一点一头栽下去。

“我现在大概知道亓成为什么叫你老大了。就你这个身手在同龄人里绝对算这个”,他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又很欠揍的笑道:“不过照我差多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打十个不一定打的过,打八个还不成问题。诶,你别不服气,改天有机会咱好好切磋一下,我打的你心服口服……”

这人就是个话唠,一直嘚啵嘚根本不给元锦西说话的机会。

“诶,你怎么不说话?”他还有脸问。

她刚要回答,他又继续说道:“对了,我还没跟你自我介绍呢吧?我叫亓放,亓就是大成子那个亓,放是放浪形骸的放。这名儿酷吧?我告诉你我这人更酷,想当年我……”

元锦西实在对他的当年不感兴趣,这人说话自带轻浮气息,实在跟他军人身份不符,她心里更是厌烦。

因着前一世的经历,她对穿军装的人都怀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光从言行上看,这个亓放的做派简直是对军装的侮辱,她真恨不得直接把他衣服扒下来。

元锦西住的地方最远,亓放先把别人送回家,最后车上只剩下他们两人。

“你是不是特膈应我?”亓放终于说了一句让元锦西深表赞同的话。

她刚点头表示同意,亓放又接着说道:“我跟你说,满世界膈应我的人多了,也不多你一个,我还真不在乎!你什么来头啊?住这一片的都不是寻常人物!”

车子开到目的地的时候,亓放饶有兴趣的问她。

元锦西当然没让他把车开到四合院所在的胡同,胡同里就住一户,土生土长的京都人都知道住里面的是谁。

她让亓放把车子开到胡同前面的一条街,这里也住了不少非富即贵的人物,却不像四合院那么好认。

“一个男人还这么八卦!”元锦西沉沉说了一句,开门下车。

副驾的窗子降下来,亓放趴着身子凑过来,笑眯眯像个老狐狸,“你这小子挺有意思,我看好你”。

谁用你看好,元锦西心里疯狂的吐槽,却还是很有涵养的跟亓放道了谢,看着车子离开才转身回家。

往四合院走的时候她还想着以后大概没有机会见到亓放了,这种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还话唠的男人,她真的不想再见一次。

可她万万没想到,年后开学之前,她又见到了亓放。

她是打算去见亓成的。

亓成是她最好的朋友。

高中刚入学那会儿学校分宿舍,别的学校的宿舍都是四人间、八人间,他们学校的宿舍特别有意思,都是双人间。

用贺锦东的话说,这双人间的男生宿舍就是方便搞基用的!

元锦西和亓成一间宿舍,亓成初中的时候就是小霸王,带了一伙兄弟来读高中,觉得自己在高中也能称王称霸,入住宿舍的第一晚就看她瘦瘦小小的好欺负让她给他洗臭袜子。

她一个活了两世的人真不愿意跟个小屁孩一般见识,可亓成实在太欠儿,见元锦西不搭理他竟然还想动手。

这元锦西能饶了他吗,连续打了他一个礼拜,终于把个纨绔打顺溜了,自此之后规规矩矩的叫她老大。

虽然高一上学期还没读完元锦西就换了个单间,两个人的友情却没有受影响。

上学期这小子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开始阴阳怪气,元锦西始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前两天一个哥们儿给她打电话,偷偷的告诉她亓成情绪起伏的原因,她心里五味杂陈,于是给亓成发了个信息,约在老地方见面,打算把事情说清楚。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