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狐妖养成记
狐妖养成记

狐妖养成记 曲酒酒 著

完结 大长老九尾狐

更新时间:2020-04-08 02:07:00
《狐妖养成记》是曲酒酒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狐妖养成记》精彩章节节选:青衣本来是青丘之国最有前途的九尾狐。可是在她小时候,青丘空降了一个无良神仙。族里的长老们决定,让青衣跟那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神仙学习法术,她从此被带上了一条诡异的不归路……PS:这是一篇正经而严肃的言情文!不是百合不是百合……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因这万妖丹的缘故,我保住了一条命,还使得我比之前还要健康些。

我内心愧疚得不能自已,便把自己关在自己的狐狸洞里,谁也不肯见。四哥哥拉着大姐红锦来我洞口,担忧道:“青衣,你把自己关了这些天,也该出来了,有什么事和我们说说,别闷坏了。”

我依旧不管他,自顾消沉。

大姐红锦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让开,这样叽叽歪歪得到什么时候?”

我听见大姐的声音,瞬间心肝脾肺肾都疼起来。我透过狐狸洞的光幕,见大姐拿出自己的随身配剑,刷的抽出一条……打磨光滑的骨头。

这是大长老送给大姐的礼物,据说是从当年神魔大战战场上挖出来的龙骨。大长老送给大姐的时候,我们其他狐狸都眼红得不得了。因为大长老说,这是神龙坐化后留下的龙牙。如今神龙已经归于尘土,消于虚无,这龙骨自然是珍贵无比。

不过美人来了青丘以后,她有次看见大姐拿着龙牙舞剑,惊叹道:“这不是神龙的指甲么!”

虽然从龙牙变成了龙指甲,但这龙骨的珍贵也不是其他东西能比。大姐伤心了好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拿着那段龙指甲的骨头到处耍。

现下大姐拿着那截龙骨,朝我的狐狸洞斩来,不过一剑,我洞口的禁制就被砍破了。我怕她再来一剑,把我的狐狸洞直接弄塌了,急忙跑出去,急道:“我出来了,我出来了。”

大姐板着脸,问道:“你又闹什么幺蛾子?可是那帮老头又欺负你了?”在青丘,只有大姐敢叫长老们老头子。

我怕她跑去找大长老,只好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在思考狐生。”

她一脸将信将疑,问道:“琢磨出什么来了?”

“什么也没琢磨出来。”我转了一圈,说道:“我日思夜想,都瘦了不是?”

大姐把我提起掂了掂,严肃道:“是轻了。”

我愣愣看着她,不知该喜该忧。

她有些同情的看着我,“你本来就傻,这被僵尸咬了一口,变得更傻了,你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我傻?

她皱着眉头,转身一掌拍碎了身旁巨大的磐石,怒道:“这该死的僵尸!”

碎石四处飞散,漫天的石屑扑了我一身,毛发已不复洁白。我不由自主往四哥哥身后缩了缩。

在我担心大姐会不会做出什么破坏力巨大的事情来的时候,她却施了法术,瞬间找不着影了。我和四哥哥目瞪口呆,听得大姐的声音远远传来:“我要不把那僵尸的头颅提来见你,就不回青丘!”

好……好有魄力!

确定大姐已经走远,我转身就想回洞里,四哥哥抓住我的尾巴,说:“青衣,你去哪儿?”

我咬着爪子,硬声道:“你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了。”

他吐了口浊气,叹道:“这些天来,长老们也很担心你,你也这么大了,实在不该再让长老们整天挂念着,也该懂事了。”

“我知道……”我喃喃说。

四哥哥一路抱着我,走到了大长老的洞府。四长老也在里面,好像在商议什么事。

大长老见了我们,说道:“来得正好。”他捏了捏我的爪子,然后对四哥哥罢罢手,“你先回去吧。”

等四哥哥走后,大长老抱起我,说道:“我助你把万妖丹给炼化了,你的身体也能恢复得快些。”

我挣扎着想下地,却挣不脱大长老的双手。良久挣扎无果,我把脸埋在他怀里,不敢看他。

大长老不由分说,径自运功,把灵力打入我的身体,使灵力流入我的四肢百骸。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未受伤前,那种气劲畅通无阻,力量充满全身的感觉又隐隐回归。我舒服的长舒一口气。

等大长老停下的时候,我胸膛的万妖丹黯淡了些,可我的妖丹和识海比之前恢复了不少。我试着化出人形,这次成功了。

大长老赶我走,挥手道:“去,去,快点走,别杵在这儿碍我的眼。”

我又变回狐狸,赖在他的脚边不肯动。我舔了舔他的手掌,刚想撒撒娇,大长老却提起我的尾巴,把我扔出洞府。

一阵天旋地动后,我在地上砸出一个坑。因为我脸先朝地,嘴巴不可避免的啃了一嘴泥。我回头一看,发现这已经离大长老的洞府很远了。

下手真狠!

我甩掉身上的灰尘,又往大长老的洞府跑去。刚到洞口的时候,我放轻爪子,悄悄凝神静听。

“大哥,这长此以往,也不是长久之计。”这是四长老的声音。

良久没有声响,我想若无其事走进去,大长老的声音突然响起:“若真是别无他法,我就是把我的寿元分她一半又如何?”

“这……这如何使得?”

大长老的声音变沧桑了些,叹道:“我都一把老骨头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总归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实在不忍心她就此神形俱灭。”

四长老唉声叹气,没再说什么。洞府内有一种死一般的寂静在蔓延。

我半举的爪子就这样定在空中。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走进去。我掩住快要脱口而出的抽泣,飞奔离开。

我一路恍惚,竟不知不觉走到美人之前住的洞府。我变回人形,走了进去。洞内还是美人离开时的样子。桌上放着她未喝完茶水的茶杯,地上堆着一地的东西,其中有垃圾,也有珍宝。石椅蒙了些灰尘,我抬手拂去,坐在上头。脑子混乱得厉害,也不知要想些什么,就这样呆呆坐着直到晚上。

等天幕完全暗下来的时候,美人的那堆东西亮起闪亮亮的光芒,我定睛一看,原来是美人收集的夜明珠,这夜明珠把洞府照的亮如白昼。

我蹲在那堆杂乱的东西前翻找,最终扒拉出一面镜子。

这是溯源镜,以前美人总喜欢拿出照,我原本以为她是对镜自怜,可有一次我趁她照镜子的时候悄悄靠近,发现镜子里不是她的脸,而是一幕幕如云烟飘过的画面。

她发觉我偷看,“啪”的一声,把镜子倒扣在桌子上,怒道:“看什么看,你走路没声啊?”

后来美人才告诉我,那溯源镜是她从太白金星那儿拿来的。此镜能窥探人的过往,把那些往事都回放到镜子上。

我一直觉得,这镜子是最适合用来八卦的,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拿着镜子一照再施个法,什么都瞧得清楚了。可美人对镜子宝贝得很,从不让我拿去玩,是以我想窥探别人往事的愿望也一直没实现。她不拿镜子照别人,还整天照自己,也不知图的什么。

我忍不住气呼呼的说:“你老照这镜子,真的不是在对镜自怜吗?”

她把镜子拍到我脸上,差点把我的狐狸鼻子拍平。她拍完,喃喃道:“活得太久,总怕有些事情忘记了……”

我问:“你多少岁了,怎么脑子比大长老还不好使?”

她伸出十根手指头,掐过来又掐回去。她掐了许久,最后皱着眉头,说:“我忘了。”

一个人得活多久才能把自己多少岁都忘了!

美人的皮囊虽然好看得很,可是一想到她这幅皮囊下,居然比满头华发的大长老还要老,我就有点不能接受了。在那段日子,我看见美人总会眼花,有种自己看到的是一幅会行走的骷髅的错觉。

我想了想,把镜收起来了。我从地上拿起一颗夜明珠握在手心,照亮夜路,回到自己的洞府。

我双手化爪,在墙壁上写道:出门历练,不日可归,勿念。

我咬牙,走出几步,又折回去,写道:我会想你们的。

我怕有人会突然来找我,当下召出祥云,一路风驰电掣离开青丘。

我在祥云上思考,到底哪处才是好的坐化之地。我可不想像神龙一样,死了骨头还不得安生。不过话说回来,别人捡到我的指甲也一定当废柴扔了。

我思索良久,居然没发现适合安静死去的地方。只怪我之前玩得太没心没肺了,从来没想过等自己死了,要到哪里去等死。或许在我潜意识中,青丘就是我落叶归根的地方,死了也将埋葬在那里。可是如今,我却不得不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死不足惜,没能救活美人便罢了,可万万不能再拖累大长老了。

祥云漫无目的的飘着,不知要停在哪个方向。我略略思索,便想去凡间。美人说过,这六界,只有凡界最是精彩纷呈。我往凡界走一遭,走到哪死到哪儿吧。

我从青丘出来是黑夜,到了凡间却是白天。上次来时,还是大雪纷纷,粉妆玉砌,可这次到凡间已是仲Chun时节。我寻了处地方落下,发现天上飘着雨丝,只好幻化出一把伞撑在头上。

走了许久,从山林间走到一条马路上。马路两旁站满了人,全都披着蓑衣,冒着雨,不知在忙活什么。

我好奇,问了最近的一个阿姨,“大姐,你们在忙些什么呀?都下雨了怎么还不回家?”

那阿姨笑道:“‘谷雨前,好种棉’姑娘没听过吗?”

“种棉?”

阿姨笑呵呵点头,“对啊,我们农忙呢。”

我问道:“农忙是忙什么?”

我这话音刚落,从旁就响起一阵哄笑声,“这是哪家偷跑出来的小姐吧……”

我有些心虚,感觉脸上发烫起来。

阿姨解释道:“这田里的新苗要插,别的东西要种,可不就是农忙么,等谷雨节气到了,这庄家才好生长。”

我不好再打扰人家,只得走开了。

我突然想起柳长言说过,谷雨节气,桃花开时,正是鲥鱼最肥美的季节。

柳树新抽的嫩芽已经长成了细叶,颇有些绿意。我折了柳条,又摘几朵桃花,编了一个花冠戴在头上。

等我走到偏僻些的地方,便不再撑着伞,施了法术,把雨水隔绝在外,慢悠悠的走着。

我一会儿想象长老们发现我离开青丘后,气得翘胡子的模样;一会儿又在想要到那里去捕鲥鱼。

或许是我对鲥鱼的执念有些深了,居然在耳旁听见长清的声音。我摇晃着脑袋,想把那幻听甩去,可那声音不仅没消失,反而愈发清楚了。

好像……就在我耳旁响起的一样。

我疑惑回头,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差点撞上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