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妮莎的魔法阵
妮莎的魔法阵

妮莎的魔法阵 帝辽 著

完结 白皙秦舒

更新时间:2021-01-05 16:38:00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帝辽原创的言情小说《妮莎的魔法阵》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皙秦舒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重生异界,爹不亲娘不爱没变,兄姐天才自己废柴也没变,就连唯一同父同母的妹妹都在家中备受宠爱,她,又成了被遗忘被算计被利用的彻彻底底的棋子。  好吧,好歹重生一次,别拿棋子不当玩意,看妮莎·巴赫如何学魔药,玩炼金,精通魔法阵,拐带贵族冒险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创造属于妮莎·朱诺·巴赫的时代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此下以妮莎作第一主人公叙述。

夜色渐深,马车里的魔法灯发出昏黄的亮光,跳动着的火焰斑驳的在躺在马车里的女孩的脸上留下斑驳的光影,温柔的触摸着她缠满白色绷带的脸颊,也照清了绷带上隐隐透出的红色血迹。

女孩轻蹙眉头,唯一没有缠上绷带的光滑的额头上冒出点点细汗,肌肤白皙如玉,让人忍不住想要猜测她原本的精致容貌。

在马车车轮不幸运地滚到一个较大的石子后,像是要散架似的,整个马车剧烈的颠簸了一下,也震的躺在里面的女孩终于恢复了清醒。

她瞬间睁开了双眸,却让本来昏暗的马车瞬间一亮,那是怎样一双眼睛,琥珀色的原色眸子深处透着淡淡的血色,似乎按捺不住主人心中嗜血的冲动,可是转眼里面又恢复了一片平静,像不见底的湖水,深邃而宁静,仿佛历经沧桑,成熟得根本不像是一个十二岁女孩应该有的神色。

看了看周围的景色,那双眸子里透出了一丝迷茫,但很快又被痛苦所掩盖,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她颤抖着抬起右手想要触摸那原本光滑的脸颊,接触到的地方尽管已经缠了厚厚的绷带,被纤细的手指一碰,仍旧有种被撕裂的痛楚。

旁边一直跪着睡去的女仆终于察觉到主人的醒转,擦了擦迷蒙的睡眼,金色的长发柔顺地被披在肩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可是与女孩对视了一眼后的下一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立刻清醒过来,她同情地看了看如今动弹不得的女孩,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用手指轻轻沾上一点,然后隔着绷带抹上女孩脸颊上疼痛的部位,顿时一阵清凉的感觉笼罩了女孩整张脸颊。

女孩平静地又望了她一眼后,继续接受她的服侍,可是那一眼,让原本就心虚的女仆的动作开始有些颤抖。

按理说如果只是毁容,全身不应该会如此虚弱,贝拉恐怕还对她做了些什么,女孩瞥了擦完药膏开始为她按摩头部的玛提亚一眼,让自己不要忘记,她柔顺美丽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多么可怕的心。

这个衷心于母亲的女仆信誓旦旦的描述,她之所以现在全身无力,虚弱的要命,是因为在穿越空间魔法阵的时候,没有收敛魔力,导致本身微弱的魔力与强大的魔法阵魔力发生冲突,造成魔力混乱,受了暗伤。

斩草除根,母亲大人做的还真是漂亮,如果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定要为她赞赏地吹个口哨。

是的,记忆仍旧停留在贝拉夫人最后的谈话的那一刻的女孩,正是故事的主人公妮莎。

“所以我现在的情况是”妮莎疲惫的闭上眼睛,放松神经,接受女仆的按摩,淡淡地问道。

“您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再用魔法了,琳娜小姐,这是守护在卡森堡空间魔法阵的光明神殿治疗官告诉我们的。至于多长,可能是一个星期,也可能是几个月,治疗官大人也说不好。”女仆声音依旧平稳而温柔,黑色的眼眸里一丝同情迅速的闪过。

“哦”妮莎平静地应了一声,绷带下的脸不知是什么表情,只是转了个身,然后放松的在女仆轻柔地按摩下慢慢沉入梦乡。

她听到了表面柔顺的女仆刚才对她说的话中着重强调的四个字,琳娜小姐,母亲倒是打得好算盘。

将魔力天赋优异,会讨人喜欢的二女儿送进克里斯,这就是她想要的么?

然后就牺牲她的一切,包括容貌魔力,有价值的一切。

妮莎暗自紧紧攥住拳头,双手手指已经用力的有些发白,试图将情绪压抑下来,也许是因为脸上的绷带太厚,此时的她看上去仍旧是一片平静。

紧张的女仆看着貌似平静地妮莎却暗自松了口气,临行之前,贝拉夫人将已经毁去大半容颜的妮莎小姐交给她时曾经叮嘱,要好好照顾妮莎,但要随时向贝拉汇报妮莎的一举一动,最好,让妮莎永远做一个庸碌一辈子的乡村小贵族。

她本来已经对妮莎小姐醒过来之后得知这不幸的一切会大吵大闹有了心理准备,只是妮莎如此这般漠然,倒让她的心里有了几分愧疚。

可是夫人也不容易啊,莎拉夫人在家族里笼络了不少长老对她们那一房的人步步紧逼,不断迫使夫人交出主母的权力,家主又因为地位的低微一直被莎拉夫人的父亲当做傀儡般掌控,如今,恐怕巴赫家族里已经闹起来了吧,在夫人没有得到家主同意就私自将琳娜小姐送去克里斯学院以后。

想想早年在闹饥荒的时候对她一家老小有救命之恩的贝拉夫人,玛提亚刚刚有些软下的心又重新坚硬起来,再说又不是夫人不想送妮莎小姐去,可是妮莎小姐的天赋,确实去了也是浪费那个机会,不禁无法在学业上达到什么成就,就是她那个木讷寡言没有心机的个Xing,也很难在那么多贵族小姐中讨得上流社会贵公子的欢心。

琳娜小姐就不一样了,她受家主的喜欢,虽然与妮莎小姐容貌相似却比她更加漂亮聪明又有着极高的魔力天赋,贝拉夫人膝下无子,这是她翻身的唯一机会,就怎能让根本没有用处的妮莎小姐去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呢。

这实在也怪不得夫人,只能怪妮莎小姐自己太不争气。女仆在种种思索之中,终于成功为衷心的主人开脱了罪责,原本有些内疚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当女仆玛提亚与妮莎努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过程中,马车也越来越接近卡森堡,那个传奇Xing的小镇。

卡森堡小镇位于大陆的最北端,常年寒冷如冬日,也许是因为这里靠近大陆的禁忌,冒险者的天堂,冰封森林,冒险者大都选择在这里举办各种各样的拍卖会以兜售收获,也正因为来来往往的冒险者带动了小镇的商业,使得原本稍显贫困的小镇居民如今个个家境殷实。

可最难得可贵的是,时至今日,也许是千百年来骨子里的天Xing,他们仍旧保持着淳朴的民风,人人热情好客,再加上这里特产颇多,风俗奇特,景色优美,所以也就成为了很多贵族购置休闲房屋的最佳地点。

月上中天,已经一片宁静的卡森堡小镇上悄悄地来了一支队伍,一辆华丽的贵族马车被护在中央,接着苍白的月光依稀可见马车前面镶有的独特的红玫瑰与剑的贵族家徽标志,两排大约每排二十人的侍卫腰间佩剑守卫在两侧,整支队伍与小镇的气质格格不入,让人不禁有些奇怪他们的来意。

走到小镇的郊外,队伍来到了一处古老,破旧的庄园。已是午夜时分的夜晚,整片大地一片黑暗,天上高高挂起的明月散发着淡淡的光辉,给于这世间朦胧的光亮,由于没有点油灯或是魔法灯,整个庄园大部分陷于黑暗之中,看不清庄园的轮廓,只能依稀可见庄园前面铁门上缠绕的荆棘。

这处庄园仿佛是沉浸在地狱里的囚牢,安静的有些吓人,所以不时听到的猫头鹰“咕咕”的叫声,为本就恐怖的庄园增添了几抹阴森可畏。

整支队伍却在这里停住了,走在最前面的侍卫长小跑到马车附近,低声说了几句,在得到马车里的人的许可之后,上前一步,从马车上拿出了一个踏凳放到马车下,然后后退一步,低头掀起了帘子。

一个身穿白色仆裙,面容姣好的女仆首先出现在车帘之后,她小心翼翼地踩着侍卫准备好的凳子下了马车,然后低下头静静地等在马车旁,取代了侍卫长的位置。

良久,一个瘦弱的栗色头发的小女孩出现在众人眼前,平心而论,也许她是个漂亮的孩子,琥珀色深邃的眼睛,栗色的长发,精致的五官无一不证明了这一点,可是现在她脸上有大片似乎被什么利器割破的伤痕,血痕犹在,映着苍凉的月色,倒显出了几分可怖。

她支撑着下了马车,可是脚刚落地便虚弱的倒在了妇人的怀里。

女仆迅速地将她抱起,走到宅院门口摁响了门铃,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人影像出现在众人眼前,“这里是巴赫家族原驻地,请问你们是”

侍卫长上前一步,将手中长剑拔出,斜举胸前,“愿力量与仁慈与你同在,起亚总管,我是巴赫家族族长所派,奉命送族长之女琳娜来此居住。”

老人影像里的表情变得非常激动,他拿出一根黝黑的魔法杖,将它同样斜举胸前,“愿力量与仁慈与你同在。”当老者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沉重而生锈的铁门慢慢在众人面前打开。

女仆抱着女孩迅速地走入铁门内,而侍卫长却留在原地,发出命令“乔恩,赛尔,你们各带三人留在这里保护琳娜小姐,直至琳娜小姐返回家族,其余人跟我走。”

躺在女仆怀里的女孩嘲讽地扬起一抹笑容,保护?

这个女孩便是“魔力紊乱”的妮莎,她闭上眼睛将头迈进女仆柔软的怀抱里,不去看身后跟着的侍卫,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把这些碍眼的家伙从她的生活里驱逐出去,想着想着,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而跟在后面身穿沉重盔甲的侍卫却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寒冷,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在这几人进入后,宅院的铁门再一次沉重的关上,仿佛从来都没有开启过。

众人进入庄园走了几步,便发现了刚刚与侍卫长对话的那位起亚总管,他身板笔直,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得整齐,穿着破旧而古老的魔法师袍,右手拿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在庄园的中央喷泉处静静站立,原本激动的表情早已恢复平静,面色冷漠的等待着他们。

这个老人仿佛有一种独特的气场,让人说不上来,却很自然地想要遵从于他,很久很久以后,妮莎才知道,这,叫做强者的威压。

众人停住了,谁都不敢再上前一步,而在这一刻,已经埋头于女仆怀里的妮莎也忍不住抬起头来,示意女仆将她放了下来,撑着羸弱的病体辛苦地站在地上,表达对这个老人的尊重。

久久无声,她上前一步,提起裙摆,向起亚总管致了一个淑女礼,“您好,起亚爷爷,见到您很高兴。我是拜伦?巴赫的女儿,琳娜·巴赫”

她在路上被女仆恶补了贵族礼仪,八卦的女仆还神秘兮兮的告诉了一些关于这个老人的事情。

起亚?巴赫,他曾经是巴赫家族的骄傲,全大陆十八位龙骑士之中排行第三的火龙骑士,是他把当时只是普通贵族的巴赫家族,推向了繁荣的最顶端。

可是就在这颗明星即将大放异彩,展开他伟大的抱负的时候,他的妻子埃琳娜无故身亡,紧接着,一夜之间,便变了天。

巴赫家族以忤逆不孝的罪名将他上报给克塔亚王国当时的皇帝陛下奥芬多,因为忤逆不孝是大陆上仅次于蔑神罪的第二道重罪,考虑到他龙骑士的身份,奥芬多决定,强行解除他与他的骑龙梅亚之间的契约,留他Xing命,将他放逐到偏僻的卡森堡,用他的一生来为自己赎罪。

值得一提的还有就是,这个老人曾经是森巴特生前的挚友,从小看着母亲贝拉长大的前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