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少东追爱:肥婆休想逃
少东追爱:肥婆休想逃

少东追爱:肥婆休想逃 夜露芬芳 著

完结 丽君柏然

更新时间:2020-03-20 19:22:06
主角是丽君柏然的小说《少东追爱:肥婆休想逃》此文是夜露芬芳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幕天麟:全身闪亮的惑世妖精,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初次见面,他羞辱她,再次见面他打她,再再次见面,他强吻她……因为看她不顺眼,所以故意找茬,处处跟她做对,甚至还逼她穿上比基尼,在摄影机前露出肥厚的脂肪……谁知最后,自己的心却不小心被她拐跑了,而她竟然毫不珍惜他尊贵、骄傲的心,直接丢进路边垃圾箱。他见不得别的男人送她回家、见不得她在别的男人肩上哭、见不得她对别的男人笑,他该死的想要把她一辈子捆在身边。当他对她说出,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我这个浪子为你回头了,你愿不愿意接受呢?她的心终于沦陷了。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哦……”虽然很没面子,但是毕竟人家一片好心,唉……算了吧!

躺在柏然的床上,姗姗忽然觉得柏然是个不错的人呢,看来他不再不属于最差的男人行列啦!呜呜……我一定要努力减肥啊!好男人们,你们一定要等着我啊!

眼睛不经意地瞟向电脑旁的相框,相框内柏然轻搂着一个气质优雅的高挑美女,笑得一脸甜蜜,他们真的是郎才女貌,好般配啊。迷迷糊糊间,姗姗隐隐觉得哪有点儿不太对劲,可是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呢?眼皮越来越重了,也懒得去想了……

七点钟,柏然站在门外敲了半天,也不见姗姗起来开门,便自己打开门进去回到自己的房间整理东西。

床上,姗姗还睡得像头死猪一样。柏然拿好公文包出去,却被什么挡住了,低头一看,却原来是姗姗露出被外白白的大胖腿。

柏然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道:“胖子果然是睡出来的!”转身绕过那条腿,正准备出去。却不知为何,在看到姗姗天使般纯净的睡容时,一向只会冷笑嘴角,竟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纯净的笑容,然后为她轻轻将被子盖好。

八点,枕头下手机定时的铃声大作。姗姗自床上一跃而起,跑到隔壁房间去,准时叫柏辛起床。

柏辛跟被鬼上了身似的,顶着两个深深地黑眼圈,痛苦地哀嚎:“你还是不是女人啊?你还有没有人Xing啊?”

姗姗怒道:“我没有人Xing?难道你有吗?!你要是有的话,就不会往我床上浇水了!本来我是想让你睡到9点的,哼哼……想想你昨儿晚上做的那些个缺德事儿,我怎么能轻饶了你?”

听姗姗这么一说,柏辛脑袋上叮的一声,亮起了一盏明灯,这才记起昨夜自己的杰作。于是乎下一秒,他便立刻消声,乖乖地起床去洗漱,然后在姗姗的监视下,极不情愿地写作业。

10点左右的时候,柏辛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柏辛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同学打来的,声音倍儿高:“喂,我说陈柏辛,蓉蓉今天的生日你还来不来了?大家现在可都在金凯利饭店了,就差你一人了啊!”

“哈?”柏辛心头陡然一惊:“你们等等我,我马上就过来!”一直记着跟这该死的棉花糖斗气,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柏辛匆匆忙忙地将自己生日时,老爸送给他的派克金笔揣进兜里,转身对姗姗说道:“我有一同学过生日,我先出去了啊。”

姗姗伸出胖胖的胳膊挡住大门:“不行!”

柏辛将脖子一拧,横眉冷对:“你凭什么不让我出去?我是你奴隶么我?”

姗姗掏出手机瞧了瞧道:“也不是不行!我给你上午、下午都安排了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现在是10点,也就是说12点的时候,你必须回来!”

柏辛下巴往下一掉:“天哪!那我不就没有一点儿时间玩了?”

“一个小时在路上,一个小时聚会,足够了!”

“那好吧,我走了!”知道多说无益,柏辛眼珠一转,便干脆地答应下来。

哼哼……柏辛心底发出一阵冷笑,死棉花糖,你以为我出了这道门还会再回来么?!那还不是脱了缰的野马,有多远跑多远,啊……哈哈哈……

看着柏辛脸上的贼笑,姗姗甜美地笑道:“我告诉你哦,如果12点钟的时候你还没有回家,我就拎起行李走人了,我可以当今天休假,明天继续帮你补课!你应该知道,我可是很敬业的呢!”

“你……狡诈!”柏辛被她气得脖子变粗了许多,却也没有任何办法,能想到的只是抓紧时间赶紧离开。

柏辛马不停蹄地来到金凯利酒店,直接向包厢跑去。站在门外,好不容易平息下气喘吁吁的胸口,这才推开门进去。包厢内,同学们果然都已来了,看见柏辛来了,都忙招呼他进来坐。

此刻硕大的蛋糕上插满了各色的蜡烛,蓉蓉正站在蛋糕前许愿。着身着白色纱裙,美得像个公主一样的蓉蓉,柏辛将适才与棉花糖在一起的所有不快,全都抛在九霄云外去了。

等蓉蓉许过愿,给大家分过蛋糕后,徐涛拍着自己送给蓉蓉的大玩具熊问道:“我说陈柏辛,蓉蓉过生日我们大家可都是带礼物来的,你不会空着手来的吧?”

给徐涛这么一提醒,柏辛忙从兜里掏出包装好的礼物递给蓉蓉。

徐涛一见这么小的礼物盒,笑道:“陈柏辛,你家里不是很有钱么?你不会就送支钢笔什么的吧?”

柏辛拿勺子的手一松,吃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徐涛有意让柏辛出洋相,对蓉蓉说:“拆开来看看,看看人家有钱人送的是什么钢笔。”

大家也都好奇,一致让蓉蓉打开礼物,蓉蓉拗不过大家,只好拆开来。阳光下,派克钢笔大气的黑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蓉蓉拔下笔帽,笔尖处的黄金在阳光下发出夺目的光泽,令所有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哇,好漂亮哦,怕是要好几千元吧?”同学们纷纷羡慕地议论着。

蓉蓉将钢笔递还给柏辛道:“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柏辛无所谓地一挥手:“哈,多大点事儿呀!这钢笔是我老爸送我的,都一年多了,我都没用过,这俗话说得好,宝剑赠英雄,这钢笔也得赠给学习好,字写得漂亮的人不是?要是被我用了呀,那可真叫一个浪费呢!”

“瞧你说的,可是我真的能收么?”蓉蓉对这支钢笔也是爱不释手,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收。

“能收!”大家异口同声地劝道。

看着大伙其乐融融的样子,徐涛的手,早已从自己的玩具熊上拿了下来。看着柏辛开心的笑容,他恨不能将他拖出去狠狠揍一顿,可是在蓉蓉面前,他不能这么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陈柏辛,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十一点半,柏辛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棉花糖发来的短信——“还有30分钟,本小姐要是见不到你,立刻走人!”

柏辛忽然觉得背上一凉,竟出了一身冷汗:“对不起大伙,我要先走一步了。”

蓉蓉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嘟着嘴挽留道:“待会儿我们还要一起去KTV呢!”

“不去了!”柏辛站起身来,像个有特殊任务的特工似的,飞快地消失在众人眼前。

看看蓉蓉眼中的不舍,徐涛对柏辛的嫉恨又增加了一份。

回家的途中,柏辛在草丛中忽然看见一条小水蛇。他灵机一动,找来一个塑料袋,小心翼翼地用树枝挑着,把蛇给装了进去。嘿嘿……棉花糖,我非得叫你变成咖啡糖,苦死你!

顺顺利利地将柏辛搞定,5点半姗姗准时出现在自己的大门前,老妈高梅早就在门前张望了,看到姗姗来了,赶忙迎上去一把抱住姗姗,没抱起来,却被姗姗抱起来了。

高梅边拉姗姗进屋,边喊:“老头子,姗姗回来了,瞧我的乖女儿一个礼拜不见,就瘦那么多了。”

姗姗摸了摸肉嘟嘟的胖脸,难抑兴奋地问:“是么?是么?瘦了好多么?”

李俊山走了过来看着姗姗转了一圈,说道:“嗯,是瘦了点呢。”

姗姗一激动,脱掉鞋子就跑进自己的卧室,往称上一站:“哇……妈,你快来看呀,我156斤啦,我终于没有160斤啦!瘦了6斤呢!臭小子,请你再欺负我多一些吧!”

高梅跟进来一看,爱怜地捧着姗姗的小胖脸左看右看,心疼地说:“是的呢,都瘦了那么多,这家人是不是都不给你吃好的呢?那小孩是不是老气你?快出去吃饭,老妈给你好好补补!”

姗姗兴奋地说:“我减得还太少了,还要继续努力呢!不能补的!”

高梅把一块猪排放到姗姗碗里说:“都瘦那么多了,还减什么?”

李俊山不以为然地说:“人家孩子好不容易瘦下来一点儿,你就让她吃这个,不怕她反弹呀?”

高梅将脸一沉:“这孩子都瘦成这样了,你怎么就一点也不心疼呢?”

听高梅这样一说,李俊山嘴一撇,不说话了。

姗姗偷偷一笑,既然都瘦了,是不是吃一块猪排也没有关系呢?明天早上继续跑步锻炼吧,嘿嘿……加油哦!

晚上睡觉时,姗姗手伸进拎包内拿换洗衣服,忽然感觉包内好像有种凉飕飕的东西动了一下,便用手进去摸索起来。

那蛇被闷了一天,忽然见到一只白白胖胖的手伸了进来,啊呜一口就咬了上去,姗姗哇哇大叫着拿出手来,那小蛇便跟着姗姗的手一起出来,掉在了地上。姗姗一见是蛇,吓得两脚发软,一头栽倒在床上怪叫着哭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高梅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

姗姗指着地上的蛇,闭着眼睛怪叫:“蛇啊,蛇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