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安乐记
安乐记

安乐记 竹下听风 著

连载中 崔语星小姐

更新时间:2020-03-19 18:32:49
《安乐记》为竹下听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千金之女,竟也会被人弃若敝屣。  什么,对方是公主!  切,有何了不得。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  且看我智勇双全,天下无双。  斗公主、斗驸马、斗丞相、斗皇子,  斗得其乐无穷,  也最终赢得了自己的幸福一生!  一个小女子嬉笑怒骂、敢爱敢恨敢为的一生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余青一怔,眼中神色复杂。他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夜情,知道今日是绝对无法把她带回了,干脆长袖一拂,带着剩下的人转身离去。

崔语星立在原地,一脸惬意的笑容。

“小姐,你快过来看看,这怎么会有这么多尸骨?”彩衣远远地喊着,声音中有着丝惊恐。

铁血几乎是在听到她声音的刹那便疾奔而去,崔语星感慨地一笑,慢慢踱了过去。

原来在大洞的旁边还有一个小洞Xue,空间并不大,却堆满了森森白骨。

彩衣虽然陪着崔语星走南闯北,见了不少事,但还是忍不住靠向铁血瑟瑟发抖。铁血凝紧了眉,猜测道:“这可能是当初建造洞Xue的人,曹峰怕他们泄露此处的

秘密,便尽数灭口了。”

“把他们好好安葬了吧,”崔语星轻轻叹息着,“曹峰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铁血点点头,却在看到远处地上的夜情时皱了眉,“小姐,那个女人要如何处置?倘若强行逼供,只怕她不会轻易就范。”

崔语星唇角勾起,“铁血,你觉得女人最在乎什么?”

“这,”铁血有些摸不着头脑,“属下不是太明白。”

崔语星却是走过正在偷笑的彩衣,拍拍她的肩膀,“看来这个问题就交给你了。”

这次彩衣大方地点了头,“小姐,现在账簿被毁,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办?”

崔语星只是轻描淡写来了一句,“谁说账簿毁了的?”

彩衣不禁睁大眼,很是惊讶,“您的意思是账簿还在?”

崔语星点了头,“余青毁掉的那本账簿,我虽然只来得及翻了一页,但可以确定那是假的,”她想起册子第一页上写的大剌剌“此乃赝品”几个大字,不由一笑,“余青拿到册子时,我有意唤出铁血以形势相逼使他无暇确认便急着烧了,这样,我们后面追查的阻力也会小许多。”

彩衣忍不住笑道:“小姐脑子可真是转得快,平曲侯现在肯定还有些自得了,却不料事情还有这样的玄机。”

崔语星倒没见多少喜色,反而有些意兴阑珊,“你也别洋洋得意了,咱们还不是被人摆了一道,接下来要去哪找账簿还真是个难题。”

彩衣却是充满信心,“您就放心吧,凭咱们的消息网,一定可以找到的。”

夜色已极深,众人回府后便各自去睡了。

夜情渐渐自昏迷中醒了过来,头疼地抚抚额头才打量了一圈周遭陌生的环境,心中一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听得铁链霍霍声。

她咬咬牙,想提起一口真气来挣脱锁链,才发现竟连气也无法聚集起来,顿时心中一阵慌乱,忙低下头去扯脚上的镣铐,却猛地发现自己的手长满了红肿斑块,她有些崩溃,“这,这是什么……”不禁尖叫出声,急着伸手去摸自己的脸,似乎还是光滑的,还好,还好,她略微放了些心。

此时,屋子角落的阴影里传来几声嗤笑,铁血一步一步慢慢走了出来,微弱的烛火映在他脸上,说不出的阴森,“夜情护法,这毒才刚刚发作而已,用不了一会,便会随着你的血液游走全身,你那张引以为傲的美人脸只怕是避免不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铁血抱着臂仿佛凌迟她般不紧不慢地叙述着,“等到毒扩散到你全身后,那些红肿的斑块就会慢慢长疮、流脓……”

“你说什么?”夜情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咬牙切齿,“你们竟然下毒,可真够卑鄙的,哼,我不会就犯的,我可不怕死!”

铁血无所谓地扫了她眼,“夜护法,我说了中这毒你会死吗?死太容易了,像鬼一样活着才是难事。别说我没提醒你,现在离你身上的红斑流脓还有一个时辰,若真等到那时,就算给你解药,你的花容月貌也恢复不到原来了。你好好想想要不要同我们合作,我们要的你应该很清楚。”

夜情千娇百媚的脸微微一动,还是忍了住,“你们想让我出卖侯爷,不可能!”

“哦?”铁血有些意外,“你就不怕容貌再也恢复不了?”

夜情干脆闭上了眼,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我没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铁血点点头,暗叹崔语星的料事如神,“我们只是要你走一趟县衙将如何陷害李大人的经过说清楚,至于这个故事要怎么编,要不要牵连到侯爷,那是你的事。”

夜情紧绷的神色明显一松,媚眼如丝,“你们可真会说笑,李清皓从牢里出来了,那我岂不是要进去了?”

“我看是夜护法在说笑吧,”铁血冷声反驳,“县衙那种牢房能拦得住你?更何况侯爷还舍不得你这个心腹大将就这么白白牺牲。”

夜情低低笑了声,“崔语星挺有长进的嘛,这一出接着一出的,竟是丝毫不差。行,这差事姑娘接了,你们什么时候给解药?”

“自然是等救李大人时。”

夜情红艳双唇轻启,“铁侍卫,你们当我傻子啊。人都救出来了,你们还会给解药?”

“不给你解药,就你现在这模样,别人能信李大人会被你诱惑而中了计,”铁血摇摇头,仿若她真是蠢蛋一般,露出一丝怜悯来,“就算是女子,也该有点脑子才对。”

“你!”夜情一时气急哽住,又不知想起什么,捂嘴笑了起来,“铁侍卫,若我是个蠢的,你那小姐又好得了多少,还不是被个男人耍得团团转,差点把偌大个崔家都赔进去,如今京中那些世家都还在笑话了,与其说我,你还不如多替你家小姐想想,年纪也不小了,却不知道有哪家会要她这样的媳妇。”

铁血顿时恼了,眼里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溅,“这就不劳你Cao心了,我家小姐什么身份,用得着担心这个,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一个女子在江湖上这样混着,会有什么好果子。”他说着,上前解开夜情的桎梏,一手拎起她,往县衙行去。

此时天已大亮,崔语星早早就醒了过来,正一边细细品着新鲜滚烫的鱼片粥一边听彩衣汇报着暗部传来的消息,只是当她听了几句后,不禁有些发愣,手中古朴的青花瓷勺直直掉入碗中,“你刚刚说余青怎么了?”

彩衣低着头,呐呐地,“小姐,侯爷他昨晚突发奇毒,听说现下不过勉强压制住毒Xing,公主那也正着急着要赶回京去医治。”

“怎么会?”崔语星已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五味杂陈,“昨晚不是还和咱们打得死去活来,精神奕奕的,这才隔了多大会,就病入膏肓了。”

彩衣也是心下疑惑,“小姐,侯爷这中毒会不会是装的,您想想,朝中那些人对我们与平曲侯府之间的恩怨谁不是一清二楚的,不管是谁做的这件事,在真相出来前,只怕多会怀疑到我们头上。而且侯爷现下以为账簿已毁,必是觉得高枕无忧,即使回了京,也影响不了大局。”

“你说得是,”崔语星眉头微蹙,“这事还需仔细查清楚,余青确实不是个容易中计的人,何况是下毒这么拙劣的手段。”

崔语星心中有事,一顿早饭也吃得索然无味。

下人刚刚把碗勺收拾下去,便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彩衣尚来不及反应,便见房门被猛地推开,一紫裳锦衣女子跌跌撞撞冲了进来,若不是旁人扶着,几欲跪倒在地,“语星,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好不好?我知道你一直对青哥娶我耿耿于怀,可那是父皇的意思,他也不能违抗啊。”

“公主,你,你这是说的什么?”崔语星慌乱地站起身来,一脸茫然,“什么解药?有谁中毒了吗?”

“是青哥,他,他昨晚突然吐血不止,”萧云绯柔柔低泣着,“语星,语星你一定要救救他,就当是看在你们往日的情分上,求求你了,把解药给我。”

“公主,你,你这是怀疑我下的毒?”崔语星大惊地捂上嘴,眼眶立马红了,“公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萧云绯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弄得一愣,照理说,崔语星怎么都不该是如此作态啊,她这是装得什么,心里如此想着,面上仍是泫然若泣,“语星,真不是你?可这益城谁还会有这心思?”

崔语星心内冷笑,眼睛却是红通通地,“公主,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崔家怎么说和侯府都是世交,哪能做这种事。而且这益城除了我,也有很多大家有人在此,不说别的,单是谢家就有不小的势力。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家盘根错节的,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

“谢家?”萧云绯心内一凛,天天盯着崔语星,自己竟是忽略了还有这么个死对头在那,难不成此事真与崔语星无关,也是,对青哥,崔语星只怕还下不了那个狠手。她斟酌一番,疑心已小了很多.

崔语星见状忙多添点油加点醋,“那不是,前些日子我还听说余光与严家的大公子闹了一场,这严家背后不就是谢家嘛。”

萧云绯哭泣的神情稍稍一收,显然是被说动了,“看来我真是误会了,你可别往心里去。”

“哪敢,”崔语星低头说着,“只要公主心里明白就好,这样侯爷也能早日康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