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又见彼岸花开
又见彼岸花开

又见彼岸花开 曼陀罗拉 著

已完结 玉佩于风

更新时间:2020-07-31 19:33:01
曼陀罗拉新书《又见彼岸花开》由曼陀罗拉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佩于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是个期限,你将拥有你应有的能量,保存好这个玉佩,切记切记。”这样的梦于风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晚梦中的声音格外的真实诚恳,于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现实的一贫如洗,于风不敢去幻想什么,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吸烟、喝酒愈发的不可收拾。于风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 靠,玉佩! “我是你体内的玉佩,以后叫我法佬就行。”那种空灵加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于风眼前一亮,哇哈,张莫一哦,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机会让于风遇见了,真是苍天有眼,看来哥们的人品那是杠杠的,环顾下四周,于风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精钢四人组”,只有莫一一人孤零零的坐在那边。

于风咳咳的清了下嗓子,扯了下衣服,这家伙美女面前必须注意形象。一切就绪,于风春光满面,大刀阔斧的走向那个位置,那小妞由坐在中间的位置刷的坐到了不能再靠外边的角上。

目瞪脸憋,嘴角微抽,拳头紧握,发指眦裂。

于风一下下的让自己淡定下来,讲台上的秃顶,挂着老花眼镜,标准的教授模样,放眼望去,大半个教室里睡到一半,其他一半,也是似睡非睡的纠结不清。

“下面以同桌为单位,把刚才我讲的故事结合理论,一同桌为单位,互相讨论,总结出相关艺术方面的东西,一会抽查……”机械的声音从老头嘴角传出。

而于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于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张莫一,天然散发出的体香,加上他整个的冰清玉洁,瞬间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在于风心头缭绕不去。

“我于风,你好。”于风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出来。

张莫一莫无表情的看了于风一眼,西斯底里的把自己的身体靠在桌子角上面,用力的抓住一角,好像看见于风是件及其煎熬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我昨天究竟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如果是我不对,我可以道歉,朋友。”于风很绅士的伸出自己的手,脸45度的看着莫一,高鼻梁长睫毛,白皙到透明的皮肤,可以说很完美。

莫一看向于风,像在犹豫,冷冷的一声你好,却没有想和于风握手的意向。莫一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再次转过脸微笑的看着于风,“很高兴认识你哈。”

“于风同学,你来回答一下你们讨论出来关于小说的艺术。”老头黑洞洞的眼睛像两个无底洞,愣愣的要看穿你,真丫的毛骨悚然。

于风慢悠悠的站起来,嘿嘿一笑。

“看小说就像是在欣赏一个人,就像美女天生就给人一种享受,丑女天生就让人抵触,写小说需要迎合观众的胃口,而不是做陶渊明自我陶醉,孤陋寡闻。”

于风这一语既出,瞬间惊醒很多‘梦中人’,或许是自己说话太漏骨了,他们大眼瞪着小眼,竖着耳朵听于风鬼扯。于风见此状况,嘀咕了一句,“什么叫漏骨啊,哥这叫本色出演。”

莫一愤愤的走了,于风感觉在教室呆着也没啥劲,出去透透气,没准还能发现什么新大陆,于风站在教室前的走道上面,这些天演电影似的生活真有点让自己招架不住,敢情自己得好好练习下羽神蛇功了,没准哪天来个突发事件也好有应变的资本,逃跑的实力。

“于风,你好。”

于风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于这两天千奇百怪的事情一波接着一波,法佬也明确告诉自己危险的存在,虽说于风闲着扯点感慨,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头发摆过的弧度于风头帘飘起。

咔出现一张人脸,红毛、白脸、大眼、小嘴、180的个头,凑和能看,哎呦我去,貌似是个男生,我那小小的帅气呀。

“有印象吗,我刘浩,一个班的,打个招呼,混个脸熟,交个朋友。”随手抽出烟递给于风。

于风镇定的压住自己内心的失望,顺便把烟递过,刘浩自己有抽了一根。

“中央特供”我靠了,于风那眼睛瞪得可嗨皮了,看来这小子有点能耐,家庭背景用该不小,不过身上却没有纨绔子弟的腕,外貌有社会青年的流气,内心有经历风雨的低调,我喜欢,值得一交。

于风一手握着刘浩的手,“兄弟。”

把手搭在耗子的肩上,余光瞥见四个身影,仔细一看正是张莫一他们四人,个个华彩靓装,没有尖叫但几乎每个人心中都在尖叫。

“我说,哥们劝你一句话,这种女人可望而不可求,他们有自己的家族,他们从来不和其他的同学玩,只是他们四个,传说中的那些寂寞男和多情女也只是幕后进行的,无聊时的扯淡而已,没什么实质。”耗子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他们四人。

张莫一进入玛莎拉蒂,紧挨着的宝马i8,两辆车像飙车似的在学校疾驰而过,他们四人平均分开坐在两辆车上面。

“此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住着,也没有人去过他们的住处,也曾有人跟踪或是私下调查,最后的下场都是失去联络,久而久之,他们在学校就孤立成独立的一派。”耗子还有点意犹未尽,于风打断他的话。

“他们不是和我们一届的吗?”

“他们是刚从大四毕业的,我听上一届的说的,具体他们为什么一直在这里上学,而且一直这么年轻妖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上课的,没有人知道。”耗子肩耸手摊,“这女人不是你的菜,追她的人那可是应有尽有、前仆后继、千锤百炼,最后无功而返,能说上句话已经算是破记录了。”

“耗子啊,你不会是喜欢莫一那小妞啊,感情了解的这么透彻。”于风突然觉得这小子很婆妈。

“你他娘的知道就知道吧,还说出来,这个让我上火,哥伤不起啊。”

于风看着这么个大老爷们,这装的,于风憋了半天憋出了个字,“草。”

告别刘浩,于风就回家了,一口气跑回家,也就十几分钟,张莫一那妞果真不是一般人,看来自己是有必要好好会下他们了,如此妖媚,如此奇特。

“据史书记载,有种是生长在北美的吸血鬼,力气极大,移动速度极快,皮肤雪白,以吸食人血或是动物的血为生,这是传说中的北美西欧的吸血鬼,在丘陵地带分布众多。还有一种是……”

“法佬,另一种是什么。”嗖,于风心中莫名的触动了下。

“你他奶奶的,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到时间练习了。”话未说完于风眼前一阵眩晕,显然是已经进入到了练功场地了。

法佬低沉着头,看来这小子不能只练习初级的羽神蛇的羽阶的初级功夫,法佬长长的看着这片天,猛地闭上眼睛。

“力度到于风的最大承受能力。”法佬脑袋中快速的扫过这样的信息,随后于风周围的三位虚拟的导师,刷刷刷的如同雷击了一般,加大自身的力度,来达到加强于风训练的目的。

“嗷嗷嗷”于风连嚎三声,我靠啊,这家伙要了我这条老命了啊,奶奶的,昨天训练哪里像是现在这样,我都快哭了。半小时过去后,于风已是面如土色,摊在地上,要屎了。

“天晚上通过内家拳的练习,你接受的很快,你胳膊上面的显现出的羽神蛇相会随着你功力的深厚程度来变换它的大小,你看现在已经有成形的了。”导师那冷冷机械般的声音嗖嗖的在于风耳边响起。

于风弹簧似的站了起来,太不容易了,偷个懒也得顾这顾那,想罢工了,可丫的一想到导师刚才的这阵狂飙力气,于风淡定了,承认了一个事实,惹谁不能惹导师。

“今天依旧是站桩三个小时,然后去抓那边的吊绳,开脊拉筋,全方位的拉开身上的筋,通过今天晚上的练习,你的力气会是之前的百倍。”导师冷冷的说着。

导师说练习内家拳练习的还有你的心态,遇强敌,心神沉着冷静,不生怖心,要想速成,必须全神贯注扎扎实实的打好基本功,才可能有之后突飞猛进的资本。于风弱弱的想了句,成熟、冷静,这丫的会不会加深我的男人味啊,嘿嘿!

于风站桩,源于昨晚的基础,今天并没有那么痛苦,可以说很轻松。于风要抓的那个吊绳放在空中,虽说是假的,不过是意识层面存在的虚拟世界,但凌空的那种逼真的气氛,还是让人为之一颤。

我靠啊!我是超人!

真正让人恐惧的不是现实的恐惧,而是练习当中的恐惧,噼里啪啦在体内发出声音,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其实这是筋骨长时间不运动,不拉伸造成的结果,这种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周围,胳膊上面的羽神蛇画,变成原来的二倍。

啪啪啪!

时间在过,于风体内的内力一大,练习其他的速度上升一级,于风尽然有了一直练习下去的冲动。

早上起来,一柱擎天的力量在体内翻滚,就怕自己一不小心把路人当成站桩,打人家个狗吃屎到时候可是没法解释的这东西。于风突然想到前些日子学的缩筋术,何尝不借来感受下威力的大小,现在于风开始催动体内的生物能量,思想在意念里面推拉遥移。不出半分钟,于风开起来就像平常人一样,甚至在练家子的人看也是这个反应的。

到学校教室门口,还差五分钟要上课,于风站在门口果断的等着铃声响起。

“刷”于风意识中闪过熟悉的四人,玉佩告警,麻烦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