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卿本我心
卿本我心

卿本我心 挥墨 著

完结 廖莲廖云

更新时间:2020-07-29 19:37:02
新书《卿本我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挥墨,主角廖莲廖云,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名门孙家王老五,有钱、有势、壳子好。 无数少女为他而沉醉,无数少妇为他而癫狂。 可是一则消息传来,惊天动地。 孙家王老五突然间宣布,结婚。 至于孙太太何许人也,无不好奇。 先不说她的出身和姿色,到底如何。 首先让人惊讶的就是,这孙太太竟然是带着孩子嫁过来的。 这孙太太到底凭的啥? 凭神马? 无数猜测和谣言随之而来…… 身在其中的孙太太,忽然明白了一句话——做人难,做个名人更难,做个绯闻缠身的名人太太更是难上加难……...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三人停下脚步,又坐回到沙发上。 “先前我跟廖莲提过,关于廖云的身世问题,你们夫妻二人有什么想法?”尚丽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这次事情。 “你是说,认祖归宗?”廖莲皱着眉头,尔后求助的目光扫向早已跟她打过包票的孙卓睿,示意他出头。 孙卓睿早已想好了对策:“这件事还不急,现在外面的媒体都在猜测廖云,不如过了这阵风声,以后再说。” “对啊,以后再说好了,”廖莲举双手赞同,以后她都带廖云离开了,他们爱找谁认祖归宗就找谁,反正轮不到廖云。 看到他们夫妻二人一个态度,尚丽有些犹豫了:“不管外面怎么猜测,廖云也都是我们孙家的骨肉,我想着就这几天把事情办了,顺便把他名字改了,老叫廖云廖云的,不好,读起来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这个名字的问题,卓睿你要好好上上心了。” “名字很像女孩子么?”廖莲出乎意料地反问起来,一脸的严肃:“哪里像女孩子了?我当初可是费了好几天功夫才取到这么好听的名字,挑选了多少汉字搭配在一起才组合到这么个性的名字好不好!” 廖云深深地低下头,明明当初是她懒得取,才取了与廖姓一样的音好不好…… “可却是像女孩子啊,”尚丽眨巴着眼睛,再怎么辛苦取来的,也不能遮挡住这个名字女性化的一面啊。 “不换!打死都不换!”廖莲突然发怒地站起来,分贝提高了好几阶,面露凶光。 这一举动倒把尚丽吓到了,不明就里地盯着她,这是怎么了? 孙卓睿也有些纳闷,沉默地看着她。 廖莲干瘪着嘴唇,委屈地叫嚣起来:“当初我生他的时候,难产差点一尸两命,也不见得你们来问候一下,现在可倒好,说一声改名字就改了?说要认祖归宗就认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尚丽被她整懵了:“你现在不是已经嫁进孙家了?吃穿不愁的,哪里委屈到你了?怎么还说翻脸就翻脸了?” “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我在外面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你们谁看到了?我孤苦伶仃一个人带着这个不听话还每天把我气个半死的熊孩子,还要忍受孩子的父亲跟别的女人谈婚论嫁!这些你们怎么都不提了,我现在过得好怎么了?我过得不好的时候,谁安慰过了!”廖莲的声音越来越大,近乎歇斯底里地嚎叫充斥了整个山庄,偌大的客厅里来回飘荡着她的哭诉,让人好不同情。 听到她这番控诉,孙卓睿才猛然意会到她在玩什么把戏,马上站起来,把她拉进怀里,右手轻拍她的后背,面对着尚丽,自责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让你吃苦了。” “呜呜呜呜……”廖莲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呜咽地抽泣:“说对不起有个屁用啊,当初要不是我命大,早就带着你们孙家的骨肉饿死街头了!” 看到这“夫妻”二人拥抱在一起了,廖云只觉得心头一紧,双手掩面,低下头来,这两个人的默契程度,明显增加了。 “你们不是秘密交往了四年么,怎么还能沦落到饿死街头的地步了?”瞧出了一些端倪的尚丽直肠子问道。 呃…… 廖莲大脑一片空白,说得也是啊,她只是借鉴了言情小说里的常用情节想演绎一个苦情女,怎么倒把那茬给忘了。 情急之下,她捏了下孙卓睿后背,提醒他这个问题由他来回答。 她忘了,孙卓睿却没有忘,早在刚刚开始配合她的时候想好了怎么应对了,唏嘘忍着疼痛道:“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守孝很久,忘记了与廖莲约好要见面,她以为我有意避开她,所以伤心地离开了,后来我去找她的时候,才知道她早就走了,等我再找到她的时候,廖云已经出生了……” 蹩脚地解释着,尽量把故事串到一起,原本他是要以公司事情为由拖延一阵子,但没想到廖莲先入为主,不计后果地一通乱哭诉,乱了阵脚。 “呜呜……哼……”廖莲干瘪着嘴巴又是一阵哀嚎,真是人才,这样的桥段都能被他编出来! “呃……”尚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默默走到廖莲的背后,安抚她道:“不好意思,卓睿先前也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些,所以……” 她还以为廖莲跟廖云是一直生活在孙卓睿的庇护下,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凄厉的故事。 “婶婶,呜呜,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就是气不过,所以,呜呜,我不想这么早让廖云认祖归宗,是我含辛茹苦养了他四年,就这么轻易地改了姓名,会让我觉得……呜呜呜……太难过了!”廖莲一度哭到哽咽,好似真的是心底咽不下那口气一般。 见她越哭越凶,尚丽不得不让步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有不甘,那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不过这件事迟早是要进行的,过不了多久廖云就该去学校了,我希望你早点度过这个坎,就当是为了廖云好,好吗?” “哼……嗯……哼……”廖莲不停地哼哼唧唧,自始至终都没有把头抬起来。 既已说定,尚丽也不再坚持了,略有责怪地数落起孙卓睿:“你啊,看看你都办得什么事,快好好哄哄她吧。” 说完深深忘了一眼这一家三口,无奈地上楼去了。 半晌,廖莲的头还伏在孙卓睿的胸前,感应到尚丽走远了,她把头慢慢抬起,悄悄问道:“婶婶走了么?” “嘘!”孙卓睿突然用左手把她的头按住,湿润的气息徘徊在她的耳畔:“她正看着你呢。” 廖莲听话地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又过了一会儿,她感觉脖颈发酸了,又问起:“喂,现在该没有在看我了吧?” 又是一把把她按住,这次孙卓睿并没有搭理她,一边拍打她的后背一边安慰道:“好了好了,我以后会让你好好享福,不再让你吃苦了。” 听到他这么应付性的话语,廖莲坚信尚丽肯定还在看着他们,只得安分地趴好了。 唉,这个婶婶怎么这么磨叽啊,这么半天了还不走,也太有闲情逸致了吧。 扑通扑通—— 强有力而快速的心跳声传入廖莲的耳中,廖莲疑惑地将耳朵移向声源地,耳朵正对着孙卓睿的左心房。 扑通扑通扑通—— “喂,你没事吧?心跳好快,”廖莲一边侧耳听着一边“好心”提醒,顾自猜测道:“你该不会有心脏病吧?” 一把推开她,孙卓睿动了动嘴唇,挤出一句:“你才有心脏病。” 说完逃也似的上楼去了,不给廖莲任何机会让她发现他脸颊的红晕。 “切,没有就直说呗,发什么脾气啊,”廖莲朝他撅撅嘴,有什么了不起的,脾气这么臭。 无语地望着这个反应迟钝的女人,廖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对她这样的白痴行为摇头了:“你真是有够白目。” 说完他一溜小跑紧随孙卓睿而去,一时间,客厅里就剩下廖莲一个人了。 摆了一地的战利品也都在晚饭期间被佣人们提去了她的房间,算了,这一个个脾气大的,她还是上楼去好好欣赏她这一天的成果吧。 刚走到楼梯口,门口处有了动静,停顿下来看过去,是孙哲回来了。 孙哲用余光扫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她,他可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对一个骗了他五千万的人,他没必要与她伪装太多。 “叔叔回来了,”与之不同的是廖莲的反应,她噙着笑脸,满脸客气:“我今天出去逛街,给叔叔婶婶都买了礼物,叔叔的礼物我给婶婶带上去了,你一定不要忘了看看喜不喜欢哦。” 斜了她一眼,孙哲腹侧道,她能送什么好东西,肯定是路边的便宜货吧。 似乎看穿了他对自己的藐视,廖莲又补充了一句:“叔叔,送你的礼物可是花了一千块呢,千万要看哦!” 说完冲他狡黠地眨了下眼睛,蹬蹬蹬上楼去了。 一千块!他就知道不会是什么高档货! 几乎是与此同时,书房里的孙卓睿刚坐下就腾地站起来:“什么?廖莲给叔叔买了块闹钟!”自那天起,大家都发现,孙哲对廖莲的态度,比以前更甚了。 如果说以前孙哲对待廖莲的态度是中规中矩,你不找我我是绝对不会主动与你打招呼,那么现在,直接是无视她了。 这个中缘由,恐怕也就这有这几位当事人知道了。 那一次的购物,满足了廖莲好几天的虚荣心,一连好几天,廖莲拆自己的战利品拆到手软,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往衣柜里塞了又塞,着实充实了不少。 眼看二十天的期限一下缩水只剩下十天了,廖莲的危机感也来了,而这时候,孙哲带着尚丽出去旅游了,整间山庄里,除了佣人,就只剩下了他们一家三口了。 这一日,廖云突发奇想,提出要晒太阳。 当日下午,佣人们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太阳伞,圆桌,长椅,冰镇饮料。 “你确定你要穿成这样?”廖云嫌弃地瞪着一身长裙的廖莲,漫不经心提醒道:“我劝你换上泳衣。” “我是去晒太阳,又不是去游泳,干嘛换泳衣?”廖莲不听劝地整了整长裙,丢下廖云,自己走出房间去了,哼,想骗她换上泳衣被人看光,想得美! 别以为她不知道廖云已经跟孙卓睿是一伙的了。 廖云跟在她后面,嘴角邪笑,突然想到了一个鬼主意,目光幸灾乐祸地盯着廖莲的背影,既然你不听我的,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不听小孩言吃亏在眼前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