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医国王侯
医国王侯

医国王侯 顾北楼 著

连载中 刘岳梁王

更新时间:2020-10-17 16:33:31
完结小说《医国王侯》是顾北楼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岳梁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青史煌煌,我陡添一笔,不为留下名姓,只为这炎汉文明源远流长。一朝穿越,刘岳变成了一个小王爷,还随身带着强大神秘的系统。天降大任于斯,他站上了历史的大车,把着方向盘,誓要让滚滚的车轮碾出一道强汉真理!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把追风牵过来,坐在这马车里都快把我摇晃吐了!”走了两日,刘岳实在是无法忍受那马车的颠簸和沉闷,索性要出来骑马兜风。

“世子不可,追风虽是良驹,但还是不如马车安稳,要是你骑马受了伤,臣下无法向梁王交代呀!”

刘岳瞥了一眼说话之人,心中生出一些怒意,放下车帘,从马车里钻了出来,负手站在车前冷哼了一声。

“韩长史,用我大姊换的你这一身袍笏,穿得可还舒心?”

也不怪刘岳有怒气,这个韩长史正是史书上鼎鼎有名的韩安国,文能入相,武能掠城,可就是因为这货的一封奏报,刘岳年仅十六岁的姐姐就被迫远嫁匈奴。

和亲!在这个时代,是所有汉家血性男儿心中永远的痛,就算是刘岳也不能免俗,虽然他心中明白,那个决定是父王作的,但是列文呈报的却是这个韩安国。

那封奏报刘岳看过,这货在文书中把自己的那个姐姐描绘的如同仙子,最后还加上了一句:定会讨得单于欢心,十年和平可期!

刘岳当然不能恨生养他的父亲,也没那心思去责备那个已经很努力的帝王,所以只好将所有的怨气发在了这个韩安国的身上。

“世子心中有怨,下臣明白,但是你要知道,就算我不去写那封呈奏,一样会有别人去写,翁主的命运早在王皇后看见她第一眼就已经注定了!”

“我不与你争辩,牵我的马来,快点,如果让你受顿鞭子能够去了我心中的怨气,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刘岳知道跟位长史斗嘴,那纯粹是找虐,他可没有那闲工夫,现在只想着打马踏清秋,发一发那困于楼阙的郁闷。

见那韩长史没有动静,刘岳跳下马车,自顾的走到车队后面,将拴在车尾上的追风解了下来。

翻身上了马背,不用催它,追风就嘚嘚的向前走去,不一会儿就将整个车队甩在了后面,韩安国立刻抽调了半数侍卫骑马去追。

“怪不得古人喜欢良马,这纵马奔驰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追风越跑越快,刘岳的耳边只剩下了呜呜的风声。

他以前也曾骑过马,但是从来没有在开阔的地带这样疯狂过,兴致一来,就拼命的挥舞着马鞭,高歌狂呼。

不知道跑了多久,刘岳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有欠考虑,毕竟这里荒郊野外,在这个时代,狼熊虎豹可是不缺,万一碰到一两个,自己可能就抓瞎了。

心中一阵思虑,他立刻就拨马回头,这个时候追风却是忽然一声嘶鸣,两条前腿高高抬起,差点就将他给摔了下来。

“马受惊了?”刘岳心中一凛,立刻轻抚追风脖颈,双目四顾之后,从马鞍弓壶中拿出了弓箭,谨慎的防备着周围。

追风向来胆子不小,能让他惊颤的存在一定不是俗物,刘岳本想催马离开,但是这家伙却只是在原地打转,焦躁不安的喷着响鼻,就是不敢往回走。

“吼~”一声狂野的叫声彻底惊了追风,刘岳感觉到它的肌肉都在颤抖,慌不择路间,朝着那茂密的丛林就冲了过去。

刘岳很不幸的被一个树枝刮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个时候追风本应该撒丫子离开的,可是它却直接咬住刘岳的衣袖催促他赶紧爬上马鞍。

丛林中又传来一声怒吼,接着就是树枝断裂的声音,刘岳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马背,示意它先离开,但是倔强的追风却硬挺挺的站在那里,虽然四条腿都在打颤,却是倔强的看着刘岳,寸步不离。

“好马儿,这一年没有白疼你!”刘岳从马鞍上摘下佩剑,将弓箭挂了回去,在这密集的丛林之中,远程武器不便于腾挪施展,况且,他现在可是一点都没有带怕的,神秘空间里的那一本奇怪的武技他现在已经练到第二页了。

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儿,这是刘岳的原则,现在事儿来了,他的胸中热血沸腾,很渴望这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刚好可以用来为自己验证一下修习那本武技的效果。

嘈乱的声音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刘岳锐利的目光穿过树林,看到了距离自己四丈之外的那个大家伙,竟然是一头黑熊。

这一刻,刘岳没有心思去想这玩意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颤抖,但那绝对不是在害怕,而是激动。

没错,就是激动,看到黑熊的瞬间,刘岳想到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他想到了自己皇祖母的那双失明的眼睛。熊胆对于治疗眼疾,那可是非常好的良药。

有了这东西讨好窦太后,自己和刘璇的那桩婚事恐怕真的就能如愿以偿的黄掉了,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黑熊,刘岳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就那样闷着头冲了上去。

身体轻盈的在枝杈间借力飞越,等临近那黑熊的时候,他猛地一蹬树干,身体斜飞而出,锋利的长剑一下就斩在了那黑熊后背上。

蜻蜓点水般的跃起,一个漂亮的空翻,刘岳稳稳的落在了地上,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黑熊,等着它暴怒转身。

猎杀黑熊取胆的猎人都知道,一定要在杀死黑熊前尽可能的激怒它,这样的话才能够收获一个更大的熊胆,刘岳目前就是在做这件工作。

要激怒黑熊,还不能被它暴怒之后所伤,这一刻,刘岳修习那本武技的好处就显现了出来,他整个人如同惊涛之中的小舟,虽然险象环生,但却游刃有余。

这要是有游侠看见他这精妙的身法,恐怕立刻就会扑上前来磕头拜师了,事实上刘岳也用这个由头拢了不少游侠儿,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黑熊双掌飞舞,顷刻间身周的草木就变成碎屑,四下纷飞,刘岳则左右避闪,时不时的给这家伙的身上增加一道伤口。伤口不大,但是却能让它放点血出来,并且让它越来越狂暴。

看着那家伙的鲜血将这一小片地方都给撒了一层,硕大的身躯也都颤颤巍巍的了,扑咬一阵之后静静地靠着一棵大树喘息。刘岳心想应该差不多了,翻手挽了个剑花,就准备挺身上前,去给那黑熊来个一击绝杀。

等他靠近那黑熊身体的时候,这大熊忽然眼中一道精光闪过,猛地立了起来,张开双臂,竟然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刘岳就扑了过来。

“好畜生!”刘岳心中大惊,但是脚下却毫不迟疑,飞速的蹬地后退,可奈何他现在靠得太近,那硕大的熊掌还是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冲着他的脑袋就拍了过来,避无可避!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不避!”刘岳以剑为刀,狠狠地冲着那拍过来的熊掌劈了过去,完全不顾身后空门大开和另一只熊掌蓄势待发的状态。

这样的局势之下,就算刘岳成功斩掉那条熊掌,也是不可能避开那黑熊的含恨一击了。

本来是一个大好的局面,却因为他一时大意,忘了黑熊垂死挣扎这回事儿,更糟糕的是刘岳的长剑卡在了这黑熊的熊掌之上。

情况危急,千钧一发,忽然间一声箭簇破空的声音传进了刘岳的耳中,那破空之声从未如此悦耳过,他猛地一愣,下意识的挥手,将长剑拔了出来,那只熊掌顷刻间血肉横飞。

三支利箭插在黑熊的两眼和胸前月牙儿的正中心,这个庞然大物立刻就像是被钉在了那里一样,紧接着身体一抖,轰的一声就倒了下来,将满怀庆幸的刘岳给压在了身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