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问鼎记
问鼎记

问鼎记 沧海明月 著

完结 周姨娘邵书桓

更新时间:2020-03-24 18:03:13
《问鼎记》由网络作家沧海明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周姨娘邵书桓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扑街写手穿越成权贵宰相之子,不甘做棋子只能奋起争夺问鼎天下。  穿越重生,他到底是名门庶子,还是皇族嫡嗣?  是非不论对错,争执难分高低,谈笑之间运筹帷幄,以社稷为图,江山为局,众生为子,试问鼎有几重?  给我一个起点,我就能够改写整个历史!  ——————————————————————  特别鸣谢:本书封面由“轻叹无音”鼎力赞助!  感谢悠扬宅男提供QQ群:82865515,喜欢本书的朋友请加!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只是具体这匣子到底是什么人藏在这里的,何时藏在这里的,是没有空来取,还是已经不能来取了,或者、也许、大概过几天某人就会偷偷的跑来取走?

一想到这里,邵书桓不禁愣了愣,顾不上清理土灶地基,忙着把院子门死死的关紧,又找来一根木棍撑住,里面的门就更加不用说了,门栓死死的拴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里面的房间,点燃蜡烛桌子上的蜡烛,撕去青色匣子上的封条,打开匣子。

邵书桓原本以为,藏的如此隐秘,这青色匣子里面也许藏着宝贝,可是当匣子打开,他不禁傻了眼,匣子里面居然只有一本薄薄的破书,一只葫芦形的小小瓷瓶。

“白高兴了一场了。”邵书桓在心中叨咕了一声,好奇心的驱使下,忍不住打开书籍看时,顿时又吃了一惊,这书籍并不是刊印的,而是手抄本,很娟秀的小楷,似乎是出自女子之笔。

扉页上赫然写着——余精研易学算数,穷途天命,心机耗尽,垂暮之年,偶有心得,集天地玄术、璇玑洞经典,创璇玑内经以及剑法九式,以传有缘。

瓷瓶中有绿色丹药“草还丹”三颗,乃余采集百余种珍贵草药炼制而成,每隔九天空腹服食一颗,可改善体质,增强内力,有助剑术大成。

红色丹药仅此一颗,为续命神丹……

下面署名是璇玑洞主独孤玉灵。

邵书桓自然不知道这独孤玉灵是什么人,也不知道璇玑洞有是什么地方,不过,看着这上面所写,似乎……这破书竟然是武功秘籍?

璇玑内劲?剑法九式?那写书的人又姓独孤,难道是传说中的独孤九式?邵书桓一边得意的想着,一边开始流口水,咱要是学会了独孤九式,一剑在手,岂不是天下我有?

哇哈哈哈……

于是,某个丫丫不入流的写手,一边嘴里哼着沧海一声笑,一边开始翻看璇玑内经,不过是半刻而已,邵书桓再也笑不出来。

这璇玑内经可还真不是好修炼的,光内经口诀就足足上万字,加上人体乱七八糟的经脉、Xue位,虽然书籍上都画着人体示意图,可是看着那密密麻麻、拗口之极的小字,他就有着把这破书有多远扔多远的冲动。

更何况,这文中夹着太多他根本不了解含义的生僻词,看得他如同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罢了,我还是看看后面的独孤九式吧,咱又不想去打东方不败,也不用着学全,学个一招半式就好。”邵书桓一边想着,一边忙着把书翻到后面的剑谱,但只看了一眼,他又萎焉了,不学内经,空看剑谱。

完蛋了,人家说得很明白,你得学会了璇玑内经,才可以修炼剑谱,否则,谈都不要谈。

邵书桓哭丧着脸看了几页,确实如此,没有内家元气支撑,这剑法还真是不能修炼,靠了……独孤九式不是剑宗的吗?

当年令狐大侠不就是内力被废后,修炼独孤九式的?一剑刺了十五个瞎子,从此声名大振?为什么换成他就不成了,还得修炼什么璇玑内经?

“金老爷子骗我,这独孤九式明明是气宗的。”邵书桓在心中问候了一下自己的偶像金老爷子,想要丢开,偏偏又舍不得,前辈子天天做梦都想着如何丫丫武功,这辈子有机会看到,怎么说都能错过。

邵书桓不甘心,又翻过去看那个璇玑内经,如此前后交替着看了半天,烧掉了两根蜡烛,外面早就漆黑一片,他才揉揉脑袋,把书塞在枕头底下,那只小葫芦瓷瓶编了根绳子,挂在脖子上,攥在手里睡觉才算是安心。

一夜翻来覆去的,也没有好生睡得,闭上眼睛,眼前都是乱糟糟的剑气纵横,大脑皮层始终属于在亢奋状态中。

因此,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就再次起来,走到外面院子里,接着清晨的曙光,开始再次研究那璇玑内经。

只是这璇玑内经的文字实在隐晦深奥难懂,他看了半天,最后拿一万多字,顺着、倒着、横着、数着都可以背出来,总算是摸着一点门路,忙着回到房中,盘膝坐下,开始修炼内家元气。

但折腾了半天,最后连腿都麻了,太阳都已经正中了,别说内家元气了,他连屁都没整出一个来。

“***,玩死老子了,老子不玩了。”邵书桓大骂了一声,把书一丢,正欲放弃,突然心中一动,这破书上不是说,要服食那个什么草还丹?他一边想着,一边从脖子上取下葫芦瓷瓶,倒出来一看,果然是三颗绿色的丹药,一颗艳红色的,都只有豌豆大小,闻着也没什么味道。

这东西真的那么灵?邵书桓在心中自问,想了想,算了,他可是才捡回来一条命,不能白白的浪费在试验丹药上,天知道这是不是毒药?要是毒药,他不在睁着眼睛吃耗子药了?

中午,照例是一个老嬷嬷给他送来饭菜,不过是一碗米饭上面放着两根青菜,或者就是豆腐,比牢饭好不了多少。

邵书桓到了这个世界,除了周姨娘偷偷的给他带来过一些饭菜外,几乎就没有粘过荤腥。扒拉了两口饭,他终于叹道:“我早晚会因为一担食、一瓢饮,最后死于营养不良的。”

下午,邵书桓开始背诵被他更名叫做“独孤九式”的剑招,信奉熟能生巧的原则。

又过了两天,这一本破书已经被他翻的更加破了,邵书桓也早就把它背诵的滚瓜烂熟,偶然还拿着一根门闩,关上院子门,在里面一边哼着“哼哼嘿哈”双节棍,一边舞着独孤九式,但是——恐怕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剑法,实在是见不得人。

修炼璇玑内经依然是毫无进展,每天晚上,他盘膝坐着修炼修炼就睡着了,这天晚上,早就被豆腐青菜搞的眼冒金星的邵书桓再次摸着那个瓷瓶。

***,这么倒霉的日子……比睁着眼睛吃耗子药也好不到哪里。这么一想,邵书桓决定破釜沉舟,反正,如果不能够研究出个所以然,他早晚会被这璇玑内经折腾死的。

从葫芦瓷瓶里面倒出来一颗绿色的丹药,看了看,有看了看,然后眼睛一闭,丢入口中,直接香了下去。

大约三分钟后,邵书桓感觉下腹之内升起一股燥热,不仅骂道:“这是什么草还丹,不会是Chun药吧?”

可是,这股燥热竟然越来越是厉害,烧的他全身都痛,邵书桓吓得不轻,心中暗道:“不好了,还真是耗子药……”一边想着,一边试着用璇玑内经的心法,慢慢的引导者那股热气顺着所谓的经脉游走。

一次不成……两次……两次不成,三次……

反正,到了这个地步,老天爷不会再给他退路,或者说是给他一颗后悔药了。

终于,在革命失败了无数次后,邵书桓突然感觉原本饱胀、炙热的小腹陡然一松,如同是憋着的一股气终于被一个屁全部放走了,不过,他现在却不是排出体外,而是那股热气终于顺着经脉开始游走……

事实上,邵书桓这个时候反而感觉,是不是错觉?自己糊涂了?

但不管如何,他还是照着璇玑内经上面的记载,让引导着元气在体内缓缓的运行,周而复始,渐渐进入物我两忘。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秋后的早晨惯例是有些冷的,邵书桓站了起来,虽然折腾了一夜,可是他却是感觉全身舒畅,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感觉连视力都好了不少,神清气爽。

跑到院子里,顺着围墙跑了两圈,足下轻轻一点,身子居然拔高五尺有余,顿时就把邵书桓吓了一跳,随即狂喜不已,看样子那璇玑内经还是有用的。

接下来的日子,邵书桓晚上修炼璇玑内经,上午关着院子门一边唱着走调的“双节棍”,一边用门闩做剑,舞的风生水起。下午就开始把周姨娘给的那几本书好好的背背。

不过,让邵书桓出乎意料的却是,在所谓的四书五经中,还夹着一本别的……类似于前世丫丫小说的书籍,不过是古典半文半白的才子佳人版。

邵书桓翻了翻,感觉情节一般,文笔也一般……如果他写,估计都会写的更加生动有趣。虽然他前世是有名的扑街写手。

写书?赚钱……不吃青菜豆腐?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