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西游盗墓记
西游盗墓记

西游盗墓记 春早看斜阳 著

连载中 陈莎

更新时间:2020-04-01 03:32:04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西游盗墓记》的小说,是作者春早看斜阳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找工作却被讹进了个盗墓团队。好吧,陈袆认命了。盗墓其实也没什么,也算是外八门中的一个行当。可关键是——我的搭档是孙大圣、猪八戒和沙和尚,他们还硬是管我叫师父。无语问苍天啊:怎么破?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苦着脸穿好衣服。陈袆一边喝瞎子留在锅里的稀粥,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同白胖子搭讪。

“跟你们说多少遍了,我不是你们师父。你们爱干嘛干嘛去,不要来缠着我。”

“师父啊,当年我们修成正果,身证果位。可好景不长,你不知道啊,我们仨过的,那是什么苦日子啊?一个庙里,总要有尊菩萨对不对?如果菩萨跑路了,小鬼就会给饿死你知不知道?一千多年了,三藏庙里连个和尚都没有,更不用说受人间香火了。没办法啊,我们几个只好干回老本行,想去太上老君的丹房倒腾几颗仙丹换点银子。哪里知道,中了这老家伙的埋伏,把我们也扔到了下界。唉,我们几个,现在也是肉眼凡胎,法力全无。”

陈袆愣了半晌,说:“法力全无?那你们是怎么进的我家?”

老外说:“门没关。”

陈袆差点没晕菜。好吧,看来骗子就是骗子,被拆穿了就说自己是内眼凡胎?原本就不指望这几位是大神。既然赶都赶不走,索性看看他们到底要干啥?

“吃过饭没有?”

三个人一齐摇头。黑大个盯着陈袆手里的稀粥,口水都滴到了桌子上。

陈袆叹了口气,掏出自己口袋里所有的毛票数了数,一共五十二块三毛。得,够每个人啃十几二十个包子了。

小手一挥,陈袆豪气干云地说:“走,咱们上外头吃顿好的,我请客。”

包子摊上,陈袆看着这三位饿死鬼投胎似的,生生干掉了五十个大肉包子,好象还意犹未尽。

老外打着饱嗝,应该是吃饱了。

白胖子挺斯文地一口一个包子,一边吃一边看着陈袆说:“师父,最近我在减肥,你不用担心我的饭量。”

靠,你还说,就你啊,就你吃的最多!

黑大个眼巴巴望着旁边冒着热气的茶叶蛋,喉结上下滚动,就差没伸手上去抢了。

陈袆盯着这夯货猜测,莫不是他和二师兄调了个个儿,投错了胎?

胖胖的包子铺老板娘用身子挡住黑大个饿狼一样盯着茶叶蛋的目光,看妖怪一样地看着陈袆一行。直接把陈袆看得无地自容。

呃,她是怎么看出来这三个是妖怪的?我唐三藏转世都看不出来啊?

吃完了饭,三个古怪的家伙压根没有要走的意思。一路尾随着陈袆,赶都赶不走。

陈袆看准空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绕了几条弄堂,亡命逃窜。差不多跑出一千米,超常规完胜体育考试记录,然后靠着面墙壁呼呼喘气。

唉,总算甩掉了这几个跟屁虫了。饭也请过了,意思也到了。大小也算是江湖中人,萍水相逢,缘尽于此啊。

世界从此清静了。

等人缓过来了,气也顺了,陈袆打算往巷子外头走。一回头,冷不丁和一张毛脸来了个近距离亲密接触。

“救命啊!”

“看,大师兄,我没说错吧?师父从来没改掉叫救命的毛病。”

眼前的毛脸是胡孙,说话的是八戒!这两个家伙象鬼一样,怎么接近的自己?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袆悲愤满腔地抬眼看去,三张猥琐的脸映入眼帘,不是猴子、八戒、沙僧是谁?

苍天啊,我陈袆到底招谁惹谁了我?怎么就招来了这么几个鬼?

就在陈袆无语问天的当口,白胖子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脸上带着那个招牌的笑容说:“师父啊,你躲不掉的,别白费心机了。十七世届满,佛经有云,十法界,七觉知,十七为大圆满境。《三藏经》云,此去西行十万里,佛土即可达。不要愚痴了,这是你注定的劫数。”

陈袆认命了。劫数就劫数吧,贫僧我服了。

垂头丧气地走出小巷,陈袆已经没了逃走的念头。你逃得再快,你跑得过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孙行者嘛?虽然人家现在号称肉眼凡胎,可眼光经验什么的,多少还剩了点是不是?

不过肉眼凡胎的孙大圣到底武力值怎么样?是不是象传说中那样神奇?陈袆也有点好奇。

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既然自己是他们的师父,我说的话这几个家伙总不能不听吧?

想到这儿,陈袆精神一振,进入状态说:“八戒啊,为师有件心愿一直未了,可否帮忙解决一下?”

白胖子翻翻白眼,盯了陈袆一眼,说:“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什么事啊?说说看。”

陈袆一听,有门啊!既然是送上门的苦力,千万别浪费了。你们三个不是牛皮哄哄吗?小爷我找个更牛的地方,让你们吃点苦头!

“是这样的,我爷爷是算命的,跟你们倒斗的也算有点香火之情。他以前曾经有一个固定的门面,不过后来被改成了跆拳道会馆。门面是跟房产局租的,租金还算便宜。但是据说会馆背景很厉害,硬是把我爷爷赶走了,都半年多了,爷爷只能在露天摆摊。那个跆拳道馆老板很牛逼,手下教练一大堆,听说功夫不错。我有找他们理论过,被揍得三天下不了床。这事我忍到现在,一口气一直没出出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陪我去把这馆子给踢了?”

胡孙脸色古怪地说:“你爷爷被人家欺侮?有这回事?”

陈袆有点奇怪,说:“都被人赶到街上喝西北风了,还不是被欺侮了啊?”

八戒拉了拉胡孙的衣服,向他使了个眼色,转头对着陈袆说:“你去帮你爷爷出头,他知不知道?”

陈袆说:“我怕他担心,没敢说。后来他问过我怎么受的伤,我说摔了一跤,崴了脚,他也没多问。怎么,你们认识我爷爷吗?”

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摇摇头,齐声说:“不认识。”

陈袆“切”了一声,心说当我是傻子啊?一看你们的样儿就是有猫腻。这些外八门的,果然都装神弄鬼,故弄玄虚。

朱刚鬣笑咪咪地转移开话题,说:“师父,你放心,踢馆小菜一碟。对付这种人嘛,杀鸡焉用宰牛刀?让沙师弟一个人出马就行了,我们就在旁边看热闹好了。”

陈袆怀疑地盯了一眼黑大个,阿弥陀佛,他对这个娘炮可没多少信心。

走在前面的胡孙忽然吸了吸鼻子,说:“不好,有尸气。”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