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最强血杀系统
最强血杀系统

最强血杀系统 懒惰的喵老大 著

连载中 江蔡

更新时间:2020-03-23 18:47:47
独家完整版小说《最强血杀系统》是懒惰的喵老大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蔡,书中主要讲述了:开局就送一双写轮眼,装备技能全靠偷。拷贝武者江皓言,不请自来,还请各位带哥海涵。书友群:233348842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由于宿主体内经脉断裂,未达到开穴境,体内尚未拥有能够催动忍术所需的力量,因此暂时只能抽到体术。”系统解释道。

“卧槽!那你怎么不早说,害我白白浪费200积分,我要这千年杀跟狮子连弹有屁用啊!”江皓言彻底怒了。

“这世上没有垃圾的术,只有垃圾的施术者。”系统道。

“天照跟普通火遁会没有差距吗!”江皓言前世虽是中二少年,但他不是弱智,当然不会被系统的这番话所迷惑。

“一个术的强弱与否,全看施术者如何操作。”系统道。

面对如此流氓的系统,江皓言也没什么办法,认命般的点点头:“可以,江某人服了,我要怎么样才能出去。”

“宿主只需要意念一动即可出去。”系统答道。

江皓言双眼一闭,心中默念出去,等他睁开双眼的时候,果然已经回到了外面。

“这系统太不靠谱了,竟然给我抽个千年杀,这得猴年马月才能找蔡央央报仇啊。”江皓言躺在床上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只能期望蔡央央也跟我一样,敌不过岁月的流逝,变成了一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老太婆。”

“爷爷,可以开饭了。”在江皓言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江宁宁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听可以吃饭了,江皓言老腰一挺就准备起床,心中暗道:“蔡央央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吃饭要紧。”

“爷爷,你别动,我给你端过来。”江宁宁几步走到江皓言面前,将碗筷递了过去。

“宁宁真乖,真是个贤惠的小姑娘。”

江皓言笑眯眯的接过碗筷,低头一看,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这黑乎乎的一坨是啥啊?

这怎么这么像屎啊!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爷爷,有什么问题吗?”江宁宁见江皓言一下子愣住,美眸之中满是疑惑。

看着碗里那黑乎乎的一坨,江皓言抿了一下嘴唇,强行遏制住翻涌上来的恶心感,嘶哑道:

“这是啥啊...你们平时就吃这个吗...”

江宁宁不解的看着江皓言,“这是爷爷你平时最爱吃的黑野菜啊。”

“最爱吃?!”江皓言无语了。

这老头的口味也太他妈独特了吧!

犹豫了半天,江皓言最终还是没能下口,这黑乎乎的一坨已经给他造成了精神攻击,实在影响食欲。

前世的他虽然看过不少文章描述野菜味道好的,但是眼前这个品相,真是难以下咽。

“咳咳。”江皓言掩饰性的干咳两声,随即一脸渴望的看着江宁宁道:“我想吃肉。”

“啊。”江宁宁没想到江皓言会突然说想吃肉,一双美目不知所措的看着江皓言道:“家里...已经没肉了。”

江皓言难掩失望的叹了口气,接着道:“没有肉的话,馒头什么的也可以。”

江宁宁有些愧疚的低下头,贝齿紧咬红唇,低声道:“家里只有这个黑野菜了。”

“这也过得太寒酸了吧。”江皓言正想吐槽,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记忆。

原来村子外的大山危机四伏,村民们想要吃到肉的唯一途径就是打猎队打到的猎物,参与打猎队的村民能分到大头,而没有参与打猎的村民就相当于是低保户,每个月只能分到一点肉。

这家里只剩下了江宁宁跟江皓言相依为命,江宁宁年纪尚小,实力也不够,不足以加入打猎队,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早年经历过一些事后,早就是颓废状态了,整日瘫痪在家,混吃等死,靠着孙女养活,自然也不会加入打猎队,因此他们家每个月只能分到一点点的肉。

就是这一点点的肉,也早就被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月初的时候吃了个精光,便是这碗里的黑野菜还是江宁宁不辞辛苦从山里挖回来的。

“这老头真是作孽啊。”江皓言看着面带愧疚的江宁宁,不禁心生怜惜,忍不住抚摸了一下少女的额头,“真是辛苦你了。”

江宁宁怔住了,秋眸之中有水光荡漾,在她的记忆中,从她父母死后到现在,爷爷还是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对她说话。

“真是个痴儿。”江皓言看着江宁宁快要溢水的秋眸,在心中轻叹一句。

随后,江皓言双眼一闭,不去看那黑乎乎的一坨,几口就将碗中黑野菜吃了个精光,“诶,还别说,这黑野菜的品相虽然不行,但味道确实还不错,口感有点像我前世吃的那些小白菜。”

吃完黑野菜后,江皓言腹中的饥饿感得到一些缓解,随即开口问道:“宁宁,我为什么会受伤躺在床上呢?”

虽然融合了身体原主人的大部分记忆,但是江皓言总感觉还是有记忆缺失,譬如,他为什么会受伤躺在床上,不管怎么想都毫无头绪。

一听到这个问题,正沉浸感动中的江宁宁面色一窒,白嫩的脸颊突然间升腾起两团红晕,低着头支支吾吾道:“爷爷...你...你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这小丫头怎么一下子变得害羞起来了?”江皓言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眉头紧锁道:“我也很奇怪,昨天的事情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江宁宁微微抬头,美眸中露出担忧道:“难道爷爷你真的被打失忆了。”

“打?”江皓言一下子抓住了重点,追问道:“谁这么畜生,竟然会对我这个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头子动手!”

要是按照江皓言前世地球上的法律,这人不仅要坐牢,而且还会有一波天价赔偿。

江皓言的追问使得江宁宁更加紧张了,不仅仅是脸颊,整张脸都红得发烫,就像是发高烧一般,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道:

“昨天我们村的打猎队跟大王村的打猎队撞到了一起,结果在一只山猪的分配上起了争执,后面越闹越大,村长带着村里的壮年男子都去支援了。”

“哦?”江皓言眼睛一亮,“难道我就是在支援的过程中被大王村的人打伤了?这大王村的人可真是畜生不如,对我这个老头子也下得了手。”

这个大王村,江皓言是知道的,脑海中关于这段的记忆并没有缺失,在这块青丘山外围附近,除了江皓言在的复江村外,还有另外两个村子,分别是大王村跟林家村。

林家村的实力是三个村子中最弱的,所以他们村的人比较低调安稳,大王村跟复江村实力相近,为了猎物的分配而起的摩擦一直就没断过,三天两头就要打一场。

“爷...爷,你没去支援......。”江宁宁顿了一下,含水的秋眸偷偷瞥了一眼江皓言,发现他的表情没什么巨大的变化后,才支支吾吾的往下说道:“雪娴姐姐说你趁村长外出的这个机会...去偷窥她洗澡,被她逮了个正着,你身上的伤是被雪娴姐姐打出来的。”

“我去偷窥别人洗澡?”江皓言呆滞的看着江宁宁红得似乎要滴血一般的耳垂,不可置信道:“不能吧!这老头都七十多岁了,正常人到这个年纪早就丧失某种能力了,哪来的欲望去偷窥小姑娘洗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