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恶少请留步:失婚
恶少请留步:失婚

恶少请留步:失婚 我是兰若小倩 著

完结 赫敏道德

更新时间:2020-03-12 00:02:05
独家完整版小说《恶少请留步:失婚》是我是兰若小倩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赫敏道德,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把他的未婚妻误认是老公的小三,于是他订下了一个游戏规则,三个月内如果她找到那个小三,他将动用黎氏集团律师团队帮她赢得最好的离婚条件,并让她的老公滚出黎氏,但如果根本没有小三,那她就得净身出户。离婚谍战和豪门恶少的失婚女友童话故事同时拉开大幕。本文获云起书院文学创作大赏潜力作品奖。读者群:80876344(注明我的任一角色名)微信公众号:jinmugigi新浪微博:金沐-兰若小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晚上赫敏果然没有回家,第二天中午午休的时候,温书研去舒娅工作的图书馆,两人在楼下的红宝石蛋糕店里点了一杯咖啡和几块Nai油小方。

温书研将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舒娅听的不停地惊呼。

“听说黎氏的太子长的很帅,是不是真的?”

“昨天那种情况,我哪有心情看他的长相。”

“切,有赫敏那种人渣在,你更应该多看看其他男人。”

“黎以洛可不是我这种已婚并且即将失婚的女人可以随便看的,我倒是多看了两眼他那个女朋友,像是混血儿,美的让女人都转不开眼睛。”

“那你还能下手泼人家水。”

“就因为太漂亮了,让我恨的牙痒,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想到黎以洛说我彪悍就憋屈。”

舒娅哈哈大笑,温书研不满地捏了捏她的耳朵。“我坐了出租车过来找你,不是让你笑话我的,是要你给我出出主意,怎样能在三个月内找到那个小三,否则我就得净身出户了。”

舒娅被她这么一说,倒也不再开玩笑,舔着Nai油,边开动脑子边自言自语。“我看过那部很出名的‘手机’电影,我们就按葛优教的第一步从赫敏的手机下手,查下里面有没有有用的信息。”

温书研苦笑了一声。“那部电影是我和赫敏一起去看的,不久后他过生日,我还买了一个和电影里一模一样的手机送给他做生日礼物,连铃声也设的和电影里的一样。大概因为他也看过这部电影,所以早就对此有了防范,从半年前开始他的手机就和他寸步不离,连洗澡他都带进浴室去,睡觉的时候就压在枕头下面,我根本拿不到。”

“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你注意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他打盹的机会。”

“好。”温书研看着舒娅,叹了口气:“舒娅,前一阵我刚知道读书的时候和我们一起玩的那两个女生也离婚了,你和周正是硕果仅存的一对了。”舒娅身子一颤,低头搅动杯子里的咖啡,香气一阵阵地漫溢出来。

“我们去逛街吧,恒隆在打折,逛完一起吃晚饭。”

“恒隆,就是打折也很贵的,我去了也白去。”

舒娅一把拉起她,说:“今天全部周正买单,不买白不买。”

“周正的钱还不是你的钱。”

“他是他的,我是我的。”舒娅语气转淡,忽然又变得有力:“不是,我说错了,都是他的,我什么都没有。”

温书研见她神情不对,小心地问了句:“和周正吵架了?”

舒娅喝着拿铁,忽然笑了起来,那种笑容是温书研熟悉的,自从知道赫敏变心后,她时常在镜子里看到这样的笑容,她心里一惊,知道舒娅和周正之间一定出了大问题。

“没有吵架,我和周正刚结婚的时候我们的财务是实行AA制的,当时我们两人收入差不多,便按照每月的开销进行平摊,存款也是各管各的。后来有了孩子,开销大了起来,也就在那一年周正连升几级,工资翻倍不说,灰色收入也多了,我们两人之间有了很大的差异。这时候他提出说我是个生活白痴,理财方面更是什么都不懂,我那点工资以后就全部交给他管理,他给我一张副卡,我平常要用的话就尽管拉卡。这之后我过的真的很省心,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如果周正不给我钱,我就可以一分钱都没有。”

舒娅顿了一下,忽然又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钱,但我知道每次我拉完那卡,钱就会自动补上,书研,你看我嫁了张金卡,现在我最大的乐趣便是拉卡,每次拉的时候我就想象着周正这个月又在其他女人身上花了多少钱,所以我也要拉多少钱,你现在帮我花掉点他的黑钱,不仅会让我的快乐增值,还是在帮周正洗钱,我们夫妻俩都要感谢你才对。”

舒娅举起咖啡杯,向外倾斜了45度,轻轻碰上了温书研的巧克力杯,然后大大地饮下一口,可那咖啡太烫,她饮的急,喉咙口一阵疼痛,她用力咳了两声。

温书研帮她拍着背,劝说道:“你不要胡思乱想,周正那种职位的人晚上去风月场所应酬也是难免的,他这么在乎你,绝对不会有其他女人的。”

“书研,我和你不同,我根本不在乎他有没有其他女人,我嫁的不是老公,是婚姻。我用婚姻告诉别人我重生了,再用婚姻告诉自己我死了,这个婚姻我嫁的太值得。”

舒娅重重地舒了一口气,那种如释重负的神情,让对面的温书研也有了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很多往事纷至沓来,来不及归档,所以一直就这么零零碎碎地随处置放,只是在女人和女人喝咖啡的间隙,那扇门被粗暴地撞开,然后会发现那些视如珍宝的东西早已经不堪入目,虽然还披着熟识的外衣,但蒙了时间的尘埃,早已不复当年的光鲜亮丽,除了一笑而过,也没有什么能为自己做的。

温书研将纸巾默默地递了过去,舒娅很默契地抽出一张,拭干了眼角。

“周正对你很好,你就忘了那个人吧。”

“书研,我还有点饿,帮我买块提拉米苏。”温书研叹了口气,每次她提到那个人的时候,舒娅就想吃提拉米苏,那是她在初恋时最爱吃的甜点。温书研点点头,站起来时被椅脚绊了一下,疼的弯下了腰,一边揉搓着一边去了柜台,看着那些有着缤纷色泽的甜品,在其中寻找提拉米苏。舒娅走到她身边,手指着一个方向,她看到价格牌上那四个字时,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转身抱住了舒娅,舒娅靠在她肩上,身体微微颤动。两个纤弱的女子站在通透的玻璃柜前,因为婚姻的无常,因为生活的表象和本质,因为命运的无法选择和无能为力,而泪流满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