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调教我的小女佣
调教我的小女佣

调教我的小女佣 小燕飞来 著

连载中 林新杰乔雯娜

更新时间:2020-10-30 17:55:00
完结小说《调教我的小女佣》是小燕飞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新杰乔雯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新杰在通往燕南大学的火车上他遇到了一个女孩,林新杰一看到这个女孩就对她产生了好感,后来软磨硬泡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做乔雯娜,就在火车要开走的时候,突然上来了一个衣服破烂的老头,老头一边大喊着乔雯娜,一边说是在找自己的闺女,乔雯娜听到声音就显得非常的害怕,这点被林新杰给发现了,林新杰询问乔雯娜为什么害怕,乔雯娜这才告诉林新杰,原来那个老头是她的爸爸,她爸爸原来是一个吸毒的人,她爸爸又能否弃暗投明,改邪归正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哎呀!这个内裤不好!不性感!”林新杰不理会女售货员的不悦之色,走到一处货架,光明正大地随手拿起一只镂空的黑色内裤,笑着说道。此时他的样子,就像是一个顶级的购物大师。用坦然到不带一丝淫邪的目光看着手里的那件内裤,他的态度,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售货员没想到林新杰竟然如此坦荡地就把一件内裤放在手里,原本是女性的专用产品,怎么到他那里成了一件艺术品了?没等她说话,就听到林新杰再次品头论足。 “黑色,代表神秘,这是一种保护色,往往穿着这样内裤的人,是一个比较喜欢隐藏心事,也不想被别人看穿的人,想要一种安全感。”接着他又拿出一件红色的,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说道:“红色,就如同这,像西班牙女郎一样,拥有永远用不尽的澎湃热情,冲、冲、冲是这种人的生活哲学。喜欢这款颜色的女性相对个性比较莽撞,但又不失火热的柔情。” “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在场的各位?”林新杰像是一个哲学家,又像是一个专门研究女人的流氓一样对在场的人说道,这点事儿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搞不定售货员小姐,自己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啊? 乔雯娜听得面红耳赤,心想这林新杰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连这种事都知道?自己知道也就算了,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起了这个? 售货员小姐同样被林新杰说得抬不起头来,这是她见过的最不要脸的人了,见自己斗不过这个痞子似的大男孩儿,红着脸哼了一声回到了付款处。 林新杰看到乔雯娜脸红的样子,心想现在的小家碧玉的女孩儿真是少之又少,如果会烧饭做菜就更好了!林新杰在心里对乔雯娜满怀期待,什么时候能给自己做饭做菜呢?那简直就是一个惊喜啊! “小姐,把那套坏掉的婚纱给我打包,我买了!”林新杰刚喊出话,就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乔雯娜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林新杰对乔雯娜投去一个微笑,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看到那对跟自己发生口角的青年男女正在比比划划的,要做着什么动作。 只见那个青年左手放于女友的肩胛骨下,手指收于女友左腋下,右手放于女友腿弯处。这个动作做好后,两手同时用力,而他的女友,则兴高采烈地将双臂收紧,攀于青年的脖颈处,将头和肩尽量靠近青年左肩。 青年直起腰,但他马上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吃力地双臂向上一勾,一个典型的公主抱完成了。 正在店内其他人羡慕时,只听“啊”地一声尖叫,那个穿着婚纱的女人摔倒了地上,不停地揉着胳膊。而那个青年,则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看来那个青年并没有足够的抱起女友的力气。 “你怎么连我都抱不起来了?以前不是挺勇猛的么?”女友站起身来,拍了一下总脏的婚纱,幽怨地看着青年,神色不悦地说道,在商场门口摔倒,被门外过往的行人看个正着,简直太丢人了。 这时候林新杰走了过来,看着狼狈的两人,笑着说道:“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不坏的地,看起来真是如此啊!” 顿了一下,他露出古怪的笑容继补充道:“从哥们儿你苍白的脸色上,我判定出你们两个房事太多,结果就造成了这样了。现在你感觉到腰膝酸软还是轻的,但是如果长期下去,别说你四肢无力,头晕耳鸣,缺乏自信,工作没热情,生活没激 情,没有目标和方向。严重一点儿都有可能会造成阳痿早泄。不是我危言耸听,相信你也应该对自己身体的有着直观的感受吧?所以我劝你还是尽量少进行房事为好。虽然你的女人被滋润了,但是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那么身子迟早会被掏空的!” 有的女人本身就小心眼儿,在自己的男友被宣告有病之后,她本能地用一种感兴趣地眼神看了一眼林新杰,恰好这时候对方也正在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两人的视线一触,女人被林新杰诡异的笑容吓得浑身一震,不知为何,她感觉这个男孩儿虽然穿着廉价的衣服,但身上却有着浓烈的特殊气质。心虚之下,她情不自禁地把头扭向一旁。等她再转过头来时,却发现林新杰已经拉着乔雯娜走到付款台把钱支付后向门外走去。 “喂,哥们儿,等一下啊!我的病究竟怎么治疗啊?”青年也怕自己房事不振,如果真那样,别说女友会轻视自己,就是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也不允许自己会在房事上落下毛病啊!听起来都纠结啊! 见青年穿着西装跑出商场,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自己,先前的那种桀骜的样子已是荡然无存林新杰心里直哼哼,对这种现象极为满意,你不是大款吗?好啊!那我就先宰你一顿。 “那个――我家世代都是医生,有着一套独门治疗方法,尤其是对疑难杂症上,更是钻研了许多年。你的病呢,也不是太难治,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金钱,这个,你明白了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既然他想治疗,那么好啊!这次不让你出血都不行,你不是喜欢炫富么?林新杰一边说着,一边露出难为情的神色,似乎他真的不愿意违背自己家的祖训一样。 青年知道自己很可能被宰,但他没办法,直能硬着头皮上!谁让林新杰所说的都是实情呢!确实,在这几天中,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像以前那么神勇了,尤其是在床上与女友做那事的时候,更是有些力不从心!他把责任都推卸到自己的女友身上了。 “神医,我叫夏大伟,帮帮我吧!我给你钱!”暴发户的丑恶嘴脸显露无遗,他认为,只要有钱就会搞定一切事情。 “那个……当然了,你也可以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毕竟医院距离这里不远。你可以去那里治疗。”林新杰挤兑他,不是他不想为这个青年出谋划策,而是他这样说另有目的。 夏大伟一听林新杰有些推辞的意思,立即就急了,他也想去医院看病,可是那多难为情啊!尤其是男科,自己这方面有毛病,那肯定会被别人的笑话的。 “小神医啊!我求求你别拿我开心了!我不去医院,那里人多而且杂!你给我出谋划策吧!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做!”夏大伟走到林新杰的身边小声地说道,同时悄悄塞给林新杰几张百元大钞。 林新杰好笑地接过钱,扫了一眼,大概有八九张的样子,一条治病信息就能赚到一千元,赚钱,如此简单,动动嘴皮子就ok了,只是那件价值五万五的婚纱…… 夏大伟相信,既然人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有毛病,那就一定有根治的方法,于是他期待着林新杰给他的建议和意见。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见你也是个实在人,这样吧!我给你出一个方子,至于你能否收集到这些药材,就要看你的了!对了,那件婚纱的钱我还没交呢,这个……” 林新杰一边难为情地说着,一边大言不惭地把钱塞给身边看得目瞪口呆的乔雯娜。 虽然只见一面,但乔雯娜恍然觉得在这一天中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遇到这个神秘的大男孩儿之后,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有着奇遇的灰姑娘。而且更令她不明白的是别人赚钱是非常辛苦的,怎么在林新杰的面前赚钱是如此简单呢? 夏大伟的女友在远处看着自己的男友正跟着之前还有着矛盾的不知名的小子有说有笑的,一时间不知所措,毕竟她看中的不是夏大伟这个人,而是他的钱,至于他能否在床上满足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这些都是浮云。 “那件婚纱的钱一会儿我付了,你就放心吧!只要帮我把病治好了,以后你就是这里的贵宾!”夏大伟拍拍胸膛,打包票一般地说道,那样子就像是要拉近与林新杰的距离一样,“好吧,只是不知道你能否做到而已。” “丝瓜籽半斤,炒黄研成粉。掺着白酒喝,每次1钱,每天两次,这样过一段时间就行了,要不然你自己到药房买知柏地黄丸,六味地黄丸,左归丸三样混合着吃也行。”林新杰胡诌道,他这个治疗肾虚的方法也是凭借记忆想起来的,至于他的家族史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跟夏大伟聊的内容也不能说是纯属在欺骗他,他不是一个看不起恃才傲物的凯子么?那就好好宰宰他! 夏大伟见林新杰正经的神色不似作假,并且所说的内容与自己的身体状况的确符合,对林新杰所说的话的真实度更是深信不疑。不是他智商低,而是他确实没料到林新杰在耍他。 这件小事最后以林新杰的胜利而告终,除了把那件被乔雯娜踩坏的婚纱搞定之外,还超额完成了计划。对林新杰来说,这就是一种胜利。他清晰地记得当时夏大伟的女友知道夏大伟与自己的交易后那板着脸的样子。 …… 此时乔雯娜拎着塑料袋与林新杰并肩走在马路上,他们两个正向放置行李的酒店走去。 眼见着两人走到了酒店门口,林新杰忽然停了下来,只见他从一个塑料袋子中掏出一套下厨专门用的围裙,笑眯眯地在乔雯娜面前晃了晃,说道:“喏,这个是专门为你买的,以后你就当我的管家吧?省着你不好意思在我家住!”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