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夏至花开沫至殇
夏至花开沫至殇

夏至花开沫至殇 潜水漫游 著

已完结 叶晨何芹

更新时间:2020-10-30 17:45:35
完结小说《夏至花开沫至殇》是潜水漫游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晨何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个美女,她齐着一头利落的刘海,她从不化妆,她喜欢大咧咧的勾肩搭背,她能与你吹着一瓶啤酒谈笑风生,她也能跟你一起破口大骂脏话。她从不穿裙子和高跟鞋,好吧,叶晨喜欢上了这样的女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在南大里每天都会流传着一些八卦,不要认为好学生就成天傻逼兮兮的带着眼镜好好看书,这里面也会有那些蛋疼无聊的家伙寻找着乐子,茶余饭后的讨论着花边新闻,并且乐此不彼。

叶晨与夏小沫的事情经过一晚上发酵的时间,第二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南大。

版本分为两种,男生版与女生版。

男生版在萧何这个当事人刻意的编排下变成了“新生夏小沫苦追303宿舍叶晨多年,为此在入校第一天便杀入男方宿舍,欲图谋不轨。”

女生版则是“303宿舍的叶晨是个负心汉,抛弃多年女友,欲寻求新欢。”

这两种版本无论哪一个观点都很受学子们的热捧,至于叶晨与夏小沫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压根就不在乎。

而此时已经醒来的叶晨同样明白了昨天的事情,提着棒球棍就满宿舍的追杀着萧何这个王八蛋。

“狗日的萧何,做兄弟的能到这地步,你良心被狗吃了呢?”

“小叶子,昨天晚上这事情闹得挺大,后面的时候班主任都找我问话,我自然也得说个明白。”

“滚粗,你小子别跑。”

已经被殴打成熊猫眼的萧何赶紧跑路,叶子很生气,后果那会相当严重的。

闹腾了好一阵子,宿舍里才清静下来,宫城依旧淡定的坐在电脑面前进行着代码编程,瞅见叶晨终于停下,我见犹怜的独自抽着闷烟,宫城问道:“叶子,你准备咋办?”

叶晨吐了口烟圈,无奈道:“还能咋办?走一步算一步呗。”说到这,叶晨不禁感觉有些郁闷,他还真没有想到夏小沫居然敢冲来自己的宿舍,还胆大包天的殴打自己,女人的报复心理果真是不可理喻,现在好了,闹得满城风雨,以后怕是出门都得被人围观,真他娘晦气。

睡在床上的白慕恒瞧见一副死相的叶晨,出了个馊主意:“要不你就顺水推舟去追别人,这样也落得个好名声,再说了,听闻那个夏小沫还是个美女,你不吃亏。”说罢,白慕恒从他怀里掏出那张资料翻看起来,才看了一会就傻逼似的乐呵道:“哎哟,这夏小沫还真是个美女,评分8.1呢。”

叶晨冷笑,对着白慕恒就竖起个中指,道:“追她,绝无可能。“

宫城瞥了眼,道:“既然这样,那你还怕个球,以后该怎么活就怎么活,反正咱宿舍的人没少被人嚼舌头,风言风语的习惯了。”

叶晨叹了口气,脸色有些悲催,得了,咱在南大里仅存的这点好名声也被毁了。

就在叶晨一筹莫展时,萧何这厮又风似地跑了回来,幸灾乐祸的说了句人话:“那个夏小沫昨天可是哭着跑出我们宿舍的,叶子你把别人吐了一身,这么漂亮的妹子给你整成这样,真不是个东西,你该去道歉。”

“滚。”叶晨拿起棒球棍就砸了过去。

一旁的宫城思量了会,道:“萧何这话说的是没错,解释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叶晨无语,瞅了眼躲在角落里强忍住笑意的白慕恒便道:“你们这帮孙子就想我出丑,一个个不仗义。”

白慕恒从床上起来,把手中的那份资料塞在叶晨手上道:“别说咱不仗义啊,这上面有夏小沫的联系方法,自个看着办了。”

看着手上的资料,叶晨龇了下牙,想了想还是收进了口袋里。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个上午,大一的新生是去参加开学典礼,叶晨他们只用参加晚上的新生欢迎晚会,所以乐的悠闲的303宿舍又回归了正常的状态,宫城机械似地敲打着键盘,白慕恒捧着一本全英文的经济杂志看着,就连萧何此时也安静的看着一本国家房产调控报告。

叶晨本来也想如此,拿着一本法语杂志准备打发时间,可还没看上几页,心里面就像被什么挠了似的,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脑海里始终会出现一个人的身影,不是何芹,是夏小沫。

“该天杀的,真见鬼。”

叶晨揉了揉脑袋,偷偷的嘀咕一声,在发现宿舍里并没有人理会自己时,叶晨悄悄的拿出那份资料,找到了夏小沫的QQ号,用手机加为了好友。

“切,居然还设置了好友验证。”

看着QQ提示上的问题,叶晨有些无语,那是用法语提出的一个问题:“为什要加我?”

叶晨想了想,用法语回道:“缘分。”

没过多久,叶晨通过了验证,立刻发去个信息:

“HI,美女,你学法语的呢?”

夏小沫应该也是在QQ上,回的很快:“废话么,没看我QQ资料上写着呢?”

谁有功夫看你资料呢?嘀咕一声,叶晨手指快速的按着手机键盘,继续道:“刚才没注意看,这样说你法语很厉害撒?”

“还行。”

夏小沫回答的相当自信,这种回话方式让叶晨嗤之以鼻,在自己面前说法语好?天真。

于是,叶晨用法语说了句巴尔扎克的名言:“一个能思考的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

夏小沫回的很简单:“Aforcedelirelemêmelivre;onentrevoitsonsens.”

这句法语的意思是,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瞧着夏小沫如此迅速的回答,叶晨还真有些吃惊,他的法语在整个大二的学生里面都算的上很不错,没想到这才入学的夏小沫就有着这种水平。

叶晨顿时来了兴致,噼里啪啦的就和夏小沫扯了一堆,两人接下来的对话方式全部都换成了法语,天南地北的胡侃着。

侃了好一会,中间的时候夏小沫没有回话,叶晨不禁问道:“喂,人呢?”

过了十来分钟,夏小沫回道:“现在在洗衣服,昨天被个畜生吐脏了。”

“……”

叶晨无语,脑门上的黑线清晰可见,酝酿了半天,他还是没有想好怎么回答,这时,夏小沫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哥们,还在?”

“哦,哦,在的。”

因为先前聊得不错,聊开了的夏小沫问道:“对了,问你个事啊,你说怎么报复一个高年级的学长,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把脸丢尽?”

我去,看着这条信息,叶晨不由深深吸了口气,这疯女人果真是要报复自己。

想了想,他高深回道:“我觉得没必要报复,你不在乎的人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哥们,你这话在理,真他妈有远见。”那头的夏小沫似乎十分认同,说话的同时发来了很多赞字。

叶晨松了口气,这女人能这样想那就最好,以后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可接下来叶晨却看到夏小沫发来的信息:

“但我就是气不过,你不知道那家伙贱到什么地步,偷偷看老娘胸部不说,还敢耍老娘,简直就是个王八蛋。”

叶晨手指抖了抖,道:“也许这里面有误会也不一定。”

“有麻子的误会,干翻了他在说。”

“别介撒,解铃还须系铃人,沟通了后说不定能冰释前嫌。”

“这方法行不通,我连和那家伙多说一句话的欲望都没。”

“那家伙没你说的这么差吧?”

“切,你还不信咯,那家伙别看长的人五人六的,可眼神里全都是猥琐,这种人绝对是个闷骚货,大魔法师一个,活着的二十多年肯定是整天对着电脑左右手解决问题。”

“唔……我觉得你这话过于片面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单方面看待问题总归不理智,也该从自身找找原因。”

叶晨这句话说完,不由摸了把额头,心里面诽谤着夏小沫一切的不好,耐心的等了半天,却依旧没见到对方回话,叶晨不由纳闷起来,难道这娘们真是去反省自己的不是了?

又是过了五分钟,夏小沫的QQ信息再次闪起,叶晨立刻点开却膛目结舌起来。

“你是叶晨?”

看着这句话,叶晨的脸感觉火辣辣的,先前与夏小沫聊了这么多,现在被人揭穿了,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思索了半天自己也没找到个好的措辞,叶晨只能无奈道:“是。”

“王八蛋,你居然还敢自己找上门,欠抽是不?先前加你时我就怀疑了,你QQ名字是Ye晨,当个戏子都不懂披马甲,真带种哈?”

那头几乎是在信息刚发送过去就回话给了叶晨,很显然夏小沫的火气很大。

“我说了,这是个误会,你总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

“好,我现在给你,你可以说了,要是你编了个天马行空的故事来忽悠我,别怪我等下提刀去你宿舍。”

野蛮人。

大骂一声,叶晨翻了翻白眼,然后开始与夏小沫阐述事情的经过,从与何芹分手开始到晚上喝醉酒时的情况,叶晨是事无巨细的交代了清楚。

听完这堪比琼瑶的言情剧后,夏小沫沉默了许久,问道:“这么说你那天是分手了?”

“嗯。”

“心情很忧伤?”

“嗯。”

“所以在公车上看我胸部时眼神是放空的。”

“嗯。”

“那与我何干?”夏小沫问道。

叶晨无言,正准备在做解释,夏小沫的信息又发了过来:“行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看在你分手的份上,咱俩的事这样就结了,以后别来烦我。”

叶晨点了点头,觉得夏小沫这女生看起来还是挺通情达理的嘛,早这样就没那么多闹腾人的事了,想到这,叶晨回了句:“那你慢慢洗衣服。”

说完后,叶晨很果断的下了QQ,头像立刻暗了下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